学网时空
农夫大学网 库系学院 民族尊严高于一切

民族尊严高于一切

来源:农夫大学网

时间:2017-06-13 10:49:10

作者:是非

阅读量:227

民族尊严高于一切

——与茅于轼就“钓鱼岛没有GDP中日为此冲突不合算”之商榷

是   非

凤凰卫视2012年08月20日播出了胡一虎主持的节目,做客该次节目的嘉宾,据胡一虎的介绍:是享誉国际的非常著名的经济学家茅于轼茅老师。茅先生作为著名经济学家和社会公众人物,其言其行不仅单单是自己的言行,也必然会影响到公众并受其仰视和评断,特别是在公众场合将会不同程度地影响大众的感受和判断而产生新的影响,其中包括对其本人的评断与评价。就后学本人来讲,很是敬佩您的学养和德范,也很尊重您的言论观点自由权利。但我不能苟同您作为著名经济学人所表达的主张内涵。

民族尊严高于一切

下说,或有不妥之,权为认识差异,别无他意。您是大家,博学德范,望以后学狂言待之,不以为怒。

您在该节目中以著名经济学家并站在经济学的角度谈了您对钓鱼岛的看法和解决之“高见”,您讲到:“钓鱼岛没有常住人口,没有GDP,更没有税收,如果海水涨了把它淹了对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老百姓不会有任何的影响,我们为了这件事造成冲突我觉得这个太不合算了。”节目之后并以“钓鱼岛没有GDP中日为此冲突不合算”为题发文于其实名博客。笔者认认真真地恭读了该文,多有不解,认为其不慎言或为误说,现就“钓鱼岛没有GDP中日为此冲突不合算”之核心论题与之商榷。

其一、“钓鱼岛没有GDP中日为此冲突不合算”。这是明知的误说。笔者认为,GDP既是一个经济域术语,同时也是一个包含众多政治内涵的语词概念,因此它不具有单纯意义上经济学学理所泛指的指标正确的唯一性,在不同的经济和政治环境下其所反映的内涵也千差万别。故,不能什么都拿GDP进行考衡,它也不是能真实反映经济发展实质的指标量化工具和标准。事实上,也无法真正进行考衡并反映和得出正确的经济发展实质数值,多是作为宏观经济分析和具前置条件下的按需数值统计而已,以满足不同预置结果并结论的补充说明而作题解释文。

要是非要GDP真正反映出点什么,就要问问什么才是GDP,或说真正能反映GDP实质内涵的GDP,这怕不是像解释概念那么简单了。否则也就不会既然有了GDP,又要什么绿色GDP,据此引意与反推,有了绿色GDP,是否还要引意出红色GDP,或蓝色、灰色、黄色GDP等,岂不笑煞人,GDP就是GDP,还绿色,绿什么?这才是问题。据此来讲或推断,目前的GDP是很难能真正能反映出什么的,既然GDP本身就不能真正反映出来什么,那一味地追求GDP既无多大意义也是一个伪命题。对于伪命题,我想不管是学术研究还是拿钓鱼岛来求证都意义不大,这样看来不是误说又是什么,茅先生是经济学大家,对这个问题怕比布衣百姓不知要明白多少倍吧。

民族尊严高于一切

其二、茅先生说:“钓鱼岛没有GDP中日为此冲突不合算”。这真是纯粹的“误说”。21世纪,是海洋的世纪,海洋经济、海洋战略是全球的共识。据科学测探,目前已探明的数据显示,海洋中蕴藏有陆地45%的石油储量和50%以上的天燃气储量,这些能源是众多国家所觊觎的,特别是能源匮乏国家和有能力掌控海洋施展海洋霸权的国家,并随着世界能源危机的加剧而出现前所未有的争斗格局。如今年的美国重返东亚战略所引发的南海问题、东海问题和俄罗斯及其它国家正强化在北极地区的存在和活动一样等,都不是单纯的政治动机和军事战略,而掩藏着海洋能源争夺的根本因素之商业利益的极端表现。

茅先生作为经济大家不会不知道,1994年11月16日海洋法公约生效,世界上224个国家和地区的161个国家均是该公约的签约国,其中包括欧盟及美国几乎所有的传统盟友。中国也于1996年5月15日加入《海洋法公约》。

至目前,美国还没有加入《海洋法公约》,其心情是矛盾的,一方面表现出迫切加入的心情,一方面又表现出无奈和拒绝的矛盾心理。这也是《海洋法公约》对加入国所规定的相关权利和义务所决定的现象反映。

海洋法公约规定了领海基线、领海、毗连区、内海、海湾、专属经济区、大陆架、公海、海底区域等国际法学和海洋法学概念、术语,并赋予这些概念、术语特定的权利义务规定,缔约国必须遵守。美国的矛盾心里正在于此,美国明显地意识到:目前,中国正发展成为一个经济强国、技术领导者以及具有明确海洋战略的国家,俄罗斯和其它国家正强化在北极地区的存在和活动,这使美国越来越担心会在保卫主权权益、开发广阔大陆架(离岸200英里之外)的丰富资源上远远落后,会在开发世界资源上落后,一些商业利益集团看到美国仍然处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之外非常着急。为此,要求政府要获得立法授权激励美国公司去获得和维护石油天然气资源,近期并投入20亿美元的资金开发深海海床矿藏(如高价值金属和稀土资源)。根据美国国务院的数据,已经有40多个国家开始了保卫国家大陆架权益的行动。

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去年12月的一次讲话中说:“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的公司都在开发海床获取稀土和高价值金属资源,但美国并没有激励我们的公司做同样的开发。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化约将为美国公司提供同样的舞台,他们就有了作为竞争者同等的权力和机会。”

事实上,几乎每一位在任美国总统、7位前任国务卿、9位前任海军作战部长、5位前任海岸警卫队司令以及至少6位前任美国国务院官员和美国驻联合国代表都支持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这个动议的影响力前所未有。该条约还受到美国海军作战部长乔纳森W格林纳特上将、海岸警卫队司令罗伯特J帕普上将、海军陆战队司令詹姆斯F阿莫斯以及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丁E邓普西陆军上将的支持。

因为站在海底资源市场的角度来看,国际海底机构(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之下14个国家即有约12项开采的主张,这是一个由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建立的国际实体,对国际海底矿藏相关的活动进行监督。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多年以来一直要求开发和开采稀土资源,可以生产出平板电视、电力混合电池组、坦克装甲、夜视仪以及每种移动通信装置所需要的高价值金属。

派克说:“作为一个国际大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这些要求非常迫切,为获得这样的开发权已努力多年,而现在不得不通过其英国的子公司来获得开发的海底矿区,通过英国政府的支持才能实现目标。我们不禁要问自己,为什么一家美国公司必须要向外国政府来寻求海底矿藏的开发权呢?难道美国不需要这些生意吗?”

民族尊严高于一切

派克说:“同样北极问题对美国来说也有一个困境,我们的海底大陆架的自然延伸远达650英里,国内在石油、天然气和海底矿藏的开发上应该获得广泛的尊重,但因为美国没有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我们不能名正言顺地去做。”北极理事会(Arctic Council)8个成员国中,美国是唯一的非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成员国。

但反对者的声音却是:最近几个月,美国前驻联合国代表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和前国防部官员丹布鲁门撒尔(Dan Blumenthal)都提出反对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特别是谈及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政治主张时强调这一点。他们目前都供职于美国企业学会(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这是一家保守型的公正政策智库。

9月29日博尔顿和布鲁门撒尔在《华尔街(Wall Street Journal)》发表了一篇题为“是时候再一次杀掉联合国海洋法了(Time to Kill Law of the Sea — Again)”的文章,他们认为如果美国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国将拥有限制美国在东亚行动的最好武器。

博尔顿指出,中国正在成为一个强国,现在批准该条约意味着“鼓励”中美冲突;限制美国海军的行动;对遏制中国不断扩张的海上领土要求没有任何意义。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支持者并不同意中国对南中国海岛礁及海域主权的要求是这个问题的关键。海洋法律规则委员会(Rule of Law Committee for the Oceans)执行董事安特里姆(Caitlyn Antrim)表示,这是在海洋自由问题上对国际规则的一大挑战。

从上可见,茅先生所说“钓鱼岛没有GDP中日为此冲突不合算”。的错误之处是多么的偏颇。有了领海基线,有了领海、毗连区、内海、海湾、专属经济区、大陆架等国际法学和海洋法学概念及该概念属指的内涵及权益主张,也就一定程度上拥有了该概念域的控制权和法理权益,也就等于是自己的“地盘”了,你才能名正言顺地在其或领海、或毗连区、或内海、或海湾、或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等进行相应的活动,否则你在“别人”的“底盘”能不看“别人”的脸色或得到“别人”的允许吗?要是连鱼都打不成那才是真正没有GDP呢!更不要说还有专属经济区200海里范围的海洋权益,或大陆架下等所蕴藏的巨大能源储量呢,这些难道不是GDP或是能产生GDP的现实存在。

茅先生是大家,是经济界学家权威,应该也肯定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这也用不着经济学模型搭架或规律推演,您说呢?

其三、茅先生说:“钓鱼岛没有GDP中日为此冲突不合算”。可谓是最大的误说。撇开GDP这个概念不论,单就“合算”或不“合算”,这个类比本身就是错误,作为论题本身它不仅不能自圆其说,也不能从根本实质上真正反映中日钓鱼岛冲突的价值意义,可谓“最大的误说”。

先看看“钓鱼岛没有GDP中日为此冲突不合算”。之“合算”的经济学域的概念实质内涵,所谓“合算”或不“合算”,纯经济学域核心意思就是“投入产出成正比或不成正比”,其相关度的不同而已。因为世界上所有的问题不是都能用“合算”或不“合算”进行考衡和判定的,这应不是经济学上的例外而早已成为公知的常识。否则就一切都遵循经济学域的市场交换原则,而事实上这是绝无可能实现也无需实现的形而上学,因此也就陷入了经济学域的市场交换的怪圈。即当将一切都置以市场交换即交易前提条件下,那就要存在交易成本即交易费用,除此之外还要看作为交换的各方其利益是非等值,不等值其交换的意义也就不大或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了。

民族尊严高于一切

其次,照茅先生所说“钓鱼岛没有常住人口,没有GDP,更没有税收,如果海水涨了把它淹了对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老百姓不会有任何的影响,我们为了这件事造成冲突我觉得这个太不合算了。”这又是标准的mashi·是非《非对称平衡学说》的怪论,该学说宣称“一般来说,任何常规条件下的相对非对称性、非平衡性、非等值性等,均可成为交换条件下的相对对称性、平衡性和等值性。即在一般条件下是非对称性、非平衡性和非等值行动,但若或将其置于交换条件下,却是相对对称的、平衡的、等值的。”但问题是置于交换条件下这个交换条件本身就是个问题,因为不是什么都是能用来交换的,比如说人的感情、荣誉、自尊等,当然不否认在交换条件下其会存在一定的“伪等值或相等”。

当然,不否认这正是是氏学说怪论的合乎逻辑的地方。众所周知,当人们将面前的一切都置于交换条件下,那么人的灵魂肯定是跪着的,是让利于一切现实利益的,也就不可避免地要产生经济学上的“租”的概念内涵,您是学界权威,这不可能不知道。在有“租”的条件下,“合算”或不“合算”真正能反映什么估计您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再者,在国家、民族的尊严、主权、领土问题上,是绝对不能用经济学上的所谓“合算”或不“合算”来进行类比的,就如黄金虽名贵但其与美特别是人的心灵之美是不等的,也是不能类比的一样,尤其是在不同类域和时空。

当一个人的尊严、民族的尊严受到蔑视或侵犯的时候,特别是一个主权国家的国家主权受到挑战、领土完整被破坏的时候,必须捍卫,必须还击,必须斗争,这是不二选择。而不能用所谓经济学概念的思维方式形而上学地一味计较“合算”或不“合算”之得失。天安们广场每天向世人免费开放,而它每年的保护、维护费用都应不菲;1962年6月至11月间为捍卫喜马拉雅山的中国主权发生的中印边境之争赢得的喜马拉雅山自今GDP不怎么惊人;珍宝岛也一样,国家对其的投入并不以其GDP怎样为硬性考核指标;近年来连连引起争端的南中国海的一些岛屿也是一样,都没有引人注意的GDP等。但却都让我们绷紧了神经,丝毫不敢松懈。因为这关系到国家的领土主权和民族的气节,在国家主权、领土完整、民族气节问题上一切让路。君可死不可辱,否则不管名义上如何用其华藻的外衣饰之,都与实质上的行尸走肉无异。

千万年来,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民族气节可谓惊天地泣鬼神,为生存,为发展,为自尊,为自由,为民族的解放和国家的复兴,一直不断努力,艰苦跋涉,血的磨砺,火的考验,无数英杰的生生死死……今天终换来华夏民族以东方的文明和强盛而雄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并木秀于林的自豪和骄傲。

这是华夏民族每一个炎黄之孙的自豪和骄傲,我们也应永保这种自豪和骄傲 。这种自豪和骄傲也是辉煌灿烂的华夏文化的遗传基因酵素对每一个炎黄之孙个人气节、和华夏民族民族气节使然的承继和传递。华夏民族和其炎黄子孙若是一旦没有了这种气节和这种气节所承继的精神斗志,为了安逸而一味追求物欲的满足和享受奢华,那无异于自眠或被催眠于皇帝新衣的梦魇或自醉于作茧自缚的“安乐窝”“美好”,或鸵鸟式自陶于掩耳盗铃的自欺欺人,或如温水中的青蛙,终会迎来特出乎意外或始料未及的命运多舛,须当头一棒,或以警醒。

尊敬的茅先生!您认为呢?唐韩愈在其《师说》早言:“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辉煌灿烂的华夏文化早已凝固为华夏文明而闻名于世,华夏民族也因此成为世界民族之林的自豪和骄傲。在华夏民族的每一个炎黄之孙身上由于华夏文化的酵素基因遗传作用,最显著的文化特征就是民族大义、民族气节、民族精神,这非大民族主义的民族情结,而是文化的基因遗传的华夏民族精神内核实质,这种内核实质并不断嬗变、扬弃、进步、最终升华为东方文明的重要元素。

这些不是现代经济学原理特别是“GDP是市场价值”、“面临权衡取舍”(people face trade-offs)、“机会成本”(opportunitycost)等所能类比或全涵盖得了的。懂现代经济学不等于全懂中华文化,更不等于全懂华夏民族的民族精神和情感、气节,因为这既是受遗传因子影响同时也是因人而异的,一个人的思想或观点归根到底是其世界观认识问题加知识面涵盖张力的综合表现所呈现的反应。茅先生的“钓鱼岛没有GDP中日为此冲突不合算”。之说,不就是最好的力证。

是非于2012年10月1日夜

[编辑:admin]

评论区

|

全部0条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用户个人数字作品上传发布传播合作协议
还可输入200字
验证码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5-2018 农夫国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