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网时空

大 黑

来源:农夫资讯

时间:2018-04-03 21:38:56

作者:汉夫

阅读量:2664

——清明祭·不曾忘却的怀念


汉 夫

 

又临清明,虽见窗外阳光异常明媚,今年暮春的热好似往年初夏,到处白花花的,春日的光芒伴着热浪漫袭刺眼燥人,但我心里却说不出情由的一阵阴沉。一件小事,油然浮现脑海,令我久久难以忘却……

那还是2008年九月的一天,上午十一时左右,远在苏州打工的女儿打电话告诉我:爸,咱家的狗死了。哦,我心情一阵暗晦,半天没说出话来,一时间低沉无语,心里很不是滋味。大黑,那个仿佛本就属于老家的灵性一员,伴随相守我们近二十年的知性生命,一下子就没了,这让我很难就此平静从容面对。每当想起就难免痛惜一阵子,诸多难忘瞬间伴着过往岁月少有的乡愁一一飘至,浮现于眼前……

 大 黑

   

   大黑,是老家养的一只狗

大黑,是老家养的一只狗。记忆中,也本并没给它起名什么“大黑”,家人多唤它“狗”,它也很灵性,一唤狗便也知道是在唤它,很能随主人之意。我叫它大黑是因为它全身皮毛通黒亮泽,极少杂毛而已。平时还是多唤它“狗”,有时也叫它“大黑”。由于在外工作的原因,我很少回老家,记得早时年节回老家时,家养的那只狗一下子就长大了,通身毛皮油黑发亮,骨架高大,很是威猛,让人一见就难免心里一阵寒意。记得有那么一、两次,我刚走进院子时,好似惊动了它或它的确足够嗅角灵敏,就呼啸着一下子窜了出来,大吼大叫且吼声很是镇人地扑向我,令我一时毛骨悚然起来,还真心怯不已。只是在家人“狗”的呼喊中,它便立时明白起来,也不再吼叫,然后摇着尾巴很是董事和可爱地跟随我们走进院子。有了前一、两次后,由于它的灵性,我再回家即使有半年、一年之久,每每快走进院子时它便能听出来,也能识别出是属于这个家和院子的熟悉和友好,便跑出来,轻轻而好像亲切地叫唤一两声,好似跟你打招呼似的,然后摇着尾巴很是董事和可爱地跟随我走进院子。

我的两个妹妹出嫁后,由于她们婆家离我们老家也不太远,就经常来老家看老人。每当她们走进老家院子时,大黑同样也是把最高的迎接礼遇给予她们。一听到熟悉的声响,便热情地跑出去,轻轻而好像亲切地叫唤一两声,好似跟你打招呼似的,然后摇着尾巴很是董事和可爱地跟随他们走进院子。对于一些陌生人走进院子,只要是有家人在场,喊一声“狗”它便温顺无比,不再吼叫,跟在人们的后面,或跑向一边,不再扰之。

在老家时,我经常能看到这样的情景,这也让我对大黑多了几分好感和亲近。就我个性和好恶而言,我并不怎么喜欢狗,一是自幼对狗咬狂犬病的恐惧,二是对狗饮食什么都吃的厌恶,再者就是经常看到狗眼里眼屎和寄生物的反感。故此,就不是怎么喜欢狗,只是不恰看到一些流浪狗受饿的景况,一时顿生恻隐之心,怜悯起来,忙找些东西与其吃吃,也是一时情感复杂难说。是生命就有情感和流露,人和动物一样,都有情感,都有自己的情感表达和方式。

 

狗与狗肉的记忆

对狗的另一情感,则来源于我自幼对狗肉的感觉认识和童年的不忘记忆。

我的老家是汉高祖刘邦的故里,就老家至其刘邦故宅也就几公里之距,可谓近在咫尺。老家有吃狗肉的习俗,籍载刘邦于沛任泗水亭长时,樊哙卖狗肉,他就经常去打秋风,致樊哙恼烦之极。有一次刘邦以一只大鼋当舟又渡之对岸再扰樊哙,樊哙甚气,乘刘邦不备忙用刀杀死大鼋丢于狗肉锅中大煮起来,心想再来吃狗肉就没那么容易了。谁知大鼋入锅,浓浓鲜香更比先前,狗肉也比先前更加好吃,刘邦大喜,沛鼋汁狗肉也由此而名。据说刘邦因吃鼋汁狗肉后,得到感悟,后斩白蛇起义,终成一代大帝。

我对狗肉的美好记忆也多源于小时候老家人,街谈巷议刘邦吃狗肉斩白蛇起义的故事。当然,我自己对狗肉的感觉也不可少,或说还可能是主因。自己也感觉狗肉的确是好吃,或说啥肉都没有狗肉好吃,都没有狗肉香美,没有狗肉味道劲道。尤其是在我的孩提时代,那个什么都缺,都没有,一年只能吃一顿肉的年代,狗肉的香美无疑是幼小时期对生活美好的莫大觊觎,即使不是过年,只要手中能有一毛钱也可步行一小时,气喘吁吁地跑到王沟街上美美地享受一番,那个心里幸福不亚于今天的一顿大餐。记得小时候嘴馋时最大的享受就是莫过于能搞到一毛钱,到王沟集上买狗肉吃一下的感觉。

几十年过去,犹在昨天,每当想起,虽不乏穷苦酸涩,但仍感很是美好,那一丝丝小小的细条状狗肉留在口中慢慢嘴嚼,又不敢立即下咽的感觉很是让人回想难忘。小时候,也曾不止一次地在想,养只狗杀吃,后来倒养了多只,却没有一只是被杀吃的,人的情感也真是令人难以捉摸。

 

懂事的大黑

动物与人一样,都有情感,都有情感表达,都识善恶,都知道恩仇,都懂得相守和忠诚。这是我在父亲病重期间,在老家陪伴、伺候父亲,慢慢从大黑身上知道的。从此,也便改变了我以往对狗的认识和看法,在所有的动物中,狗的情感应最为丰富,最懂的表达,最懂得善恶恩仇,也最懂得该为不为,这当是最接近人类情感和智慧的灵牲。

记得,当我们吃饭时,大黑就或蹲立于桌子不远,或侧卧于桌下,对满桌的饭菜视而不见,两眼满含喜悦地静静望着我们,没一点乞求与让人怜悯之苟食之意,它知道这是属于主人的饭食,不属于它,而它此时则是静静地陪伴而已,它很自醒地知道哪些该为哪些不该为,俨然一派君子做派。但我每每看到大黑这种眼神时就不知怎地一时恻隐心起,忙用筷子夹一些饭菜放于它眼前,叫一声:大黑!它知道怎么回事,但它并不急于不顾一切地大吃起来,而是先善意地看人一眼,而后方才像是略有些斯文地慢慢吃起来,那样子不急不慌。吃完之后或原地立坐,或跑向院门口,哨兵、护卫一般,如同懂事的孩童。

 

陪伴的温暖 

当然,我对大黑包含情感的认识还是在父亲病重后期,因要天天陪伴、伺候,父亲,不离他左右。或由于其他情况我一时没在父亲身边,回来后便发现大黑定在父亲病榻不远的沙发前蹲立着,它两只后腿蜷缩于屁股下,两只前腿立地,似蹲伏盘坐,又似半蹲立地,两眼亲善里又似乎有些落寞,时儿静静地看着病榻上的父亲,时儿耷拉着眼皮。每每见我回屋,病重的父亲多是先给我说,狗饿了,喂喂狗。我便点头答应着父亲,大黑很懂事,看看父亲,慢慢地站起来,静静地来到院子里,一阵抖抖身子后便跑向院外,它并不需我给它喂食。每每这时,我才一悟,它蹲伏于父亲病榻旁沙发边耷拉着的眼皮不是在闭目养神,而是不忍目视父亲被病魔折磨的痛苦,更不想让父亲在痛苦中看到它大睁的眼睛……

每每这时,我都仿佛看到大黑的眼睛是湿润的,是一种包含深情的动物对主人的情感表达和眷恋不舍,乃至生命忠诚。大黑一直都是父亲养着,母亲常到两个妹妹家去,孤独的父亲也只有经常带着大黑村前村后走走、溜溜步了。平心而论,作为儿女,我不是自惭,而的确没有大黑陪伴父亲的时间多,尤其在哪荒寂的岁月,能带给父亲些许慰藉,怕还是大黑最多。十几年的时间,朝夕相伴,当今的儿女哪个能做的到,抛开一切的虚荣与伪装,我们有时真的不如一个动物的情感来的真诚,不嫌家穷,恒久坚守,不图吃食,能饱就中,从不背叛,一生忠诚……

大黑,慢慢高大起来,立于我的心中,让我不时常思,今天的我们是咋啦,纵然对美好生活拼搏、劳碌、舍家、弃子,他乡讨生谋富无可厚非。但老人,给予我们生命的父母却留守老家,在荒寂与落寞中煎熬,风烛残年,就是美好生活就在眼前或正于乐享,我们难道就心安理得,顺畅平安,也只有心知道了。一只狗尚能与主人忧愁与共,人,尤其与父母为什么就难命运不患。

这是我的沉思,也是我的惭愧和自责。没有大黑,也许我不会有这些体会与情感,甚至还会认为自己做的差不多,正是因为有大黑,恰有一段时间接触大黑,认识大黑,我才知道自己的不孝是多么的不可原谅,我对父亲的孝心是多么的少的可怜,对父亲应做的又当是多么的微不足道。这种惭愧与自责,也许将伴随后半生不时发酵,感受更多心里折磨。

 

想不到的忠诚

想起大黑,最令我感动的还是它的忠诚,有几件事令我印象最深。记得在父亲病的最厉害的一段时间里,病魔将他折磨的不成样子,很是坚强的父亲常常因疼痛难忍而发出声来。每每这时他心里就很矛盾,既想让儿女待在他床前,又不想让我们看到他如此痛苦难受的样子,为他难受。一生坚强顶天立地的父亲就难免要忍受着难以承受的痛苦,借这理由哪理由地哄我出去,我知道父亲的心情,我们在此,他心里更是难受和煎熬。

每逢此刻,我就慢慢走出屋子,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或点燃一支烟静静地抽一阵子,或走向院门外的坑塘呆立许久。特别是夜深人静的寒夜,望着满天寒星闪烁,身处如此的景况,孤寂、悲凉、凄楚、无奈会杂于心,使人倍感呆傻、无助、孤独……让人意外的是,慢慢便发现大黑也跟了出来,或蹲伏于地依偎在身边,用它温暖的身体靠向自己,或紧跟自己左右,你走几步它便慢慢跟着,默默地陪伴不离。这一刻起,你无论怎样都不会把它当做一只普通的狗来看,它是情感的生命,它是忠诚的生灵,它令你此刻不再孤寂,顿生无限暖意于身,一条生命的鲜活陪伴你料峭初冬再无寒意。

当然,令我和家人不解和动情的还是父亲去世后的“一七”日子,按老家习俗,古稀老人去世,入殓后要在家停丧一周方能出殡入土。在这“一七”里,大黑不离丧屋,天天如此,开始我和家人也很是纳闷,甚至还感到这恐怕不吉,便多次从丧屋将其轰撵出去,怎奈刚把它撵出去,不一会又跑了过来,且满脸哀怨地看着我们,见其两眼湿润的样子,也不再管它,任其自然。这样,它便一会于丧屋门口,一会于棺前,也最后陪父亲一周。事后想想,感动不已。

再有,就是父亲入土后的次日,大黑再一次情绪失控起来。按照老家习俗,第二天要圆坟,也就是给新坟添土,摆供、烧纸、放鞭、磕头、哭泣,当儿女及孙与亲们,把这些都做完要回去时,大黑狂躁起来,围着父亲的新坟来回不断地奔跑,吼叫,那个声音之大,之凄凉令在场的所有人惊奇,一遍又一遍,就是不往家回,不管如何唤它、撵它都无济于事,不停地于父亲的坟前嗷吼着来回奔跑不停……

亲人们不断惊奇地说:狗咋啦!狗咋啦!大黑是啥时间回去的就不知道了。还有,出殡的当天,因我是重孝子,全部的心事都在丧事上,披麻戴孝地忙这忙那也就没顾上注意大黑,心想,它跟着送殡的队伍也当心情沉重与悲伤吧,或不得而知。但不管如何,它的心情一定都不会好过,父亲走了,再没有了常与它作伴的主人,它应是悲伤的。

……

 

清明,另样的祭奠

大黑,一个动物的忠诚,以它的情感和灵性与我们一起哀患悲痛,陪伴父亲的在天之灵冥界不孤。这也当是人与自然的最朴素沟通,万物皆有灵性,忠善慧根相通。大黑的忠诚和知恩图报,难道不是一个家庭家风的缩影,可以这样说,是父亲一生勤劳、朴实、刚正、忠善、好施成就了这个家,才有良好的家风代传与后。大黑只是一个生灵,它不会说话,但它懂这个家的家世和家风,它用它的理解为这个家奉献己力,竭尽忠诚。

大黑不幸爆命,死于狗贩子药食。听女儿说完,心里好一阵难受。从此,好吃狗肉的我,极少再食狗肉,每当宴筵与食,见到狗肉心里当有不爽,仿佛又见大黑眼前,或欢呼雀跃地吼叫着与院前迎接我们;或在寒夜陪伴我看漫天星斗;或与父亲病榻、丧屋棺前、坟首,而声嘶力竭地对天长吼,那份不绝于心的痛只有经历过才能感受,一只狗,一个动物对主人表现的忠诚与灵性。

大黑爆命,至今已近十个年头,又是狗年,当是怀念吧。其实,就动物与人类共生相处而言,狗应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人对狗的祭奠也当是由感性而后知性,祭奠狗,更能唤醒人类的知性,更能唤醒人类的觉醒,人更应有忠诚,人更应有孝心,人更应有忠孝传承,这,便是代传家风。记住狗的忠诚和坚守,一个好家族就有了心目中的不变图腾,而知卜未来,吉化百凶。

……

清明,已走十多个年头的父亲天国可好,儿不在老家,不能坟前烧些纸钱与您,让您冥界花销方便,当为不孝,只得让您令孙代儿行孝,与坟前烧纸燃炮,擎壶掬酒。儿想起了常与您作伴的大黑,就是您常唤的“狗”,愿它灵性亦然,在天国仍能找到您,跟随于您身前身后,孤寂为伴,为此不孝儿在祭奠您老的同时,汗颜文字,也怀念于它。算是今年清明的另样祭奠吧。安息吧父亲,愿您在天国一切安好!怀念你大黑,愿你能陪主人冥界不孤。

 

汉夫於戊戌年二月十八

大 黑


[编辑:nongfuguo·晓伟]

评论区

|

全部0条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用户个人数字作品上传发布传播合作协议
还可输入200字
验证码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5-2018 农夫国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