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网时空
农夫大学网 纪实 酒典·酒之史(二)

酒典·酒之史(二)

来源:农夫云物库·酒库

时间:2022-03-28 16:32:17

作者:汉夫

阅读量:2723

酒   典

文/汉  夫

 

卷中

 

二、酒之史(1)

 

■ 周易

   酒之史,《周易》论之当早。《周易》又称《易经》、《易》,儒家经典之首。相传是周文王据伏羲八卦在羑里监狱演练所作,后周公做爻辞,孔子作十翼。《易经》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源,内容广博,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通万物之情;究天下之际,探索宇宙和人生必变、所变、不变的大原理,通古今之变,阐明人生知变、应变、适变的大法则。《周易·震》有关酒的记述有:“不丧匕旨,王注云:旨香酒”。《周易·坎》云:“六四,奠(樽)酒,巧(茛)亦(贰),用缶,人(入)药,自鯆,终无咎。”是为酒之早史献。

 

 ■ 诗经

考酒之史,《诗》载亦早且多,拿酒而歌,吟唱诵鸣。《小雅·伐木》:“伐木许许,酾酒有藇。有酒胥我,无酒酤我。坎坎鼓我,尊尊舞我。跆我暇矣,饮此醑矣。”《周颂·丰年》再:“为酒为醴,烝淠祖妣,以洽百礼,降福孔皆。”《小雅·鹿鸣》歌:“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君子有酒,酌言尝之。”而《小雅·宾之初筵》则唱到:“宾之初筵,左右秩秩,笾豆有楚,肴核维旅。酒既和旨,饮酒孔偕,钟鼓既设,举酬逸逸。大侯既抗,弓矢斯张,射夫既同,献尔发功。发彼有的,以祈尔爵。”《小雅·鱼藻之什·瓠叶》酒歌高吟:“幡幡瓠叶,采之亨之,君子有酒,酌言尝之。有兔斯首,炮之燔之,君子有酒,酌言献之。有兔斯首,燔之炙之,君子有酒,酌言酢之。有兔斯首,燔之炮之,君子有酒,酌言酬之。”……另《国风·豳风》云:“……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七月食瓜,八月断壶,九月叔苴,采荼薪樗,食我农夫。……”;《小雅·大东》唱:“维南有箕,不可以簸扬;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小雅·南有嘉鱼之什》歌:“南有嘉鱼,烝然罩罩,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乐。”;《大雅·荡》曰:“天不湎尔以酒,不义从式。”;《大雅·凫鹥》:“凫鹥在泾,公尸来燕来宁,尔酒既清,尔肴既馨。公尸燕饮,福禄来成。”;《大雅·既醉》曰:“既醉以酒,既饱以德,君子万年,介尔景福。既醉以酒,尔肴既将,君子万年,介尔景明。”;《邶风·柏舟》吟: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小雅·鱼丽》则歌:“鱼丽于罶,鲿鲨,君子有酒,旨且多。鱼丽于罶,鲂鳢,君子有酒,多且旨。鱼丽于罶,鰋鲤,君子有酒,旨且有。物其多矣,维其嘉矣。……”

诗之美,篇之多,天籁是享,酒歌亦史。是也。

酒典·酒之史(二)

 

 ■ 周礼

   《周礼》亦《周官》、《周官经》,儒家经典之一。就酒之造法及用人安排谓最早详述之,《周礼·天官》载:“酒正,中土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八人,胥八人,徒八十人;酒人,奄十人,女酒三十人,奚三百人;浆人,奄五人,女浆十有五人,奚百有五十人;凌人,下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八人,徒八十人。”另载:“酒正掌酒之政令,以式法授酒材,凡为公酒者亦如之。辨五齐之名:一曰泛齐,二曰醴齐,三曰盎齐,四曰是齐,五曰沈齐。”……

此“五齐”是指我国最早的酿酒工艺,记叙了酿酒发酵的全过程:先发酵开始,产生大量二氧化碳,谷物膨胀,部分上浮;继而糖化旺盛,醪转甜,有淡酒味;进而发酵旺盛,气泡增多,嘶嘶作响;然后酒精渐增,浸出液转呈红色;最后发酵完成,糟下沉的五个阶段管理。这里可见两三千年前对酿酒发酵变化规律,已掌握得如此深刻细致。记为酒史之证,是不为过。

 

 ■ 尚书

尚书,上书;古事汇著,拿酒说注。《尚书·说命》篇:“若作酒醴,尔惟曲蘖。”“欲作和羹,尔惟盐梅。”这表明至迟在3100多年前的商代武丁时期,我国已采用曲藻酿酒,并用盐和梅子作烹饪调味。另尚书涉酒篇多,尤为《酒诰》,及《康诰》、《梓材》三篇。见,酒之识,久远,亦为史证。

 

 ■ 周公酒诰

籍考,酒诰,出自《尚书·周书》,周公旦作。是中国第一篇禁酒令。周公旦封小弟康叔为卫君,令其驻守故商墟,以管理那里的商朝遗民。他告诫年幼的康叔:商朝之所以灭亡,是由于纣王酗于酒,淫于妇,以至于朝纲混乱,诸侯举义。他嘱咐说:“你到殷墟后,首先要求访那里的贤人长者,向他们讨教商朝前兴后亡的原因;其次务必要爱民。”故此作“酒诰”。文如下:

王若曰:“明大命于妹邦。乃穆考文王,肇国在西土。厥诰毖庶邦、庶士越少正御事朝夕曰:‘祀兹酒。’惟天降命,肇我民,惟元祀。天降威,我民用大乱丧德,亦罔非酒惟行;越小大邦用丧,亦罔非酒惟辜。”“文王诰教小子有正有事:无彝酒;越庶国:饮惟祀,德将无醉。惟曰我民迪小子惟土物爱,厥心臧。聪听祖考之彝训,越小大德。”“小子惟一妹土,嗣尔股肱,纯其艺黍稷,奔走事厥考厥长。肇牵车牛,远服贾用,孝养厥父母。厥父母庆,自洗腆,致用酒。”“庶士有正越庶伯君子,其尔典听朕教!尔大克羞耇惟君,尔乃饮食醉饱。丕惟曰尔克永观省,作稽中德,尔尚克羞馈祀。尔乃自介用逸,兹乃允惟王正事之臣。兹亦惟天若元德,永不忘在王家。”

《酒诰》证史,酒史之幸也。

 

■ 老子

   思想魔方《老子》,又称《五千言》、《道德经》,道家经典之一。据传有我国道家学说创始人李耳所作,因此也被称为是道家学说的开山或奠基之作,后来成为中国道教的主要经典。该籍可谓文约义丰,历来被学人们称为“哲理诗”。它涉及到哲学、伦理学、政治学、军事学等诸多学科。但它不似儒家那样就哲学论哲学,就伦理伦理,就政治论政治,而是从更深层次上把社会、人生等诸多问题置入宇宙发展演变的历史长河中加以对照并深入思考。该作虽未有名言曰酒,却就万物生成高度概括,权作包含酒矣。文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 左传

考,《左传》载酒篇章亦多。《左传》又称《左氏春秋》、《春秋左氏传》。儒家经典之一。传春秋时左丘明撰。《左传》僖公四年记:“尔贡苞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左传·庄公二十二年》载:“酒以成礼。”《左传·襄公三十年》云:“有嗜酒,为窟室,而夜饮酒。”《左传》成公16年载:“楚晋战于鄢陵,双方酣战一日,晋军秣马历兵,准备明日再战。楚王‘闻之,召子反(司马)谋。毂阳竖献饮于子反,子反醉而不能见。’”此文虽未明酒,但一个醉字将酒的性情展现的可谓淋漓尽致,亦是不争的史证。

 

■ 国语

 考,《国语》,又名《春秋外传》或《左氏外传》。是中国最早的一部国别体著作。从公元前990年至公元前453年,记录各国贵族间朝聘、宴飨、讽谏、辩说、应对之辞以及部分历史事件与传说。《国语·周語下》云:“厚味,喻重祿也。腊,亟也,讀若‘广’。昔酒焉,味厚者,其毒亟也。”《国语·晋语二》:“骊姬告優施曰:‘君既許我殺太子而立奚齊矣,吾難里克,奈何!’優施曰:‘吾來里克,一日而已。子為我具特羊之饗,吾以從之飲酒。我優也,言無郵。’……申生恐而出。骊姬與犬肉,犬斃;飲小臣酒,亦斃。公命殺杜原款。申生奔新城。”《国语·吴语》:“敢问君王之所以与之战者?王曰:‘在孤之侧者,觞酒、豆肉、箪食,未尝敢不分也。饮食不致味,听乐不尽声,求以报吴,愿以此战。’”多语及酒,是谓证。

 

  ■ 论语

考,《论语》涉酒篇章亦多。《论语》儒家经典之一,相传为孔子弟子及其再传弟子关于孔子言行的记录。有《鲁论》、《齐论》和古文本《古论》三种。东汉郑玄综合各本而成,共二十篇。在东汉《论语》被列为七经之一,南宋朱熹列为四书之一。有三国魏何晏等数家注释。《论语·为政》载:“有酒食,先生巽,曾是以为孝乎?”《论语·乡党》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食而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肉虽多,不使胜食气。惟酒无量,不及乱。沽酒,市脯不食。不撤姜食。不多食。祭于公,不宿肉。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食不语,寝不言。虽疏食,菜羹瓜祭,必齐如也。”《论语·雍也》载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圣人也借酒器感叹。文,当以史证。

 

  ■ 庄子

道经《庄子》,又称《南华经》,道家经典之一,庄子及其后学所著。《汉书·艺文志》著录《庄子》五十二篇,现仅存三十三篇。其中内篇七,一般认为是庄子所著;外篇、杂篇可能杂有门人或后代道家作品。文章汪洋恣肆,多为寓言故事,想象丰富,在哲学、文学上都有较高的价置。《庄子·齐物》论:“梦饮酒者,旦而哭泣;梦哭泣者,旦而田猎。”《庄子·徐无鬼》载:“仲尼之楚,楚王觞之,孙叔敖执爵而立,市南宜僚受酒而祭曰:‘古之人乎!于此而己’”。《庄子·渔父》载:“其用于人理也,事亲则慈孝,事君则忠贞,饮酒则欢乐,处丧则悲哀。忠贞以功为主,饮酒以乐为主,处丧以哀为主,事亲以适为主。功成之美,无一其迹矣。事亲以适,不论所以矣;饮酒以乐,不选其具矣;处丧以哀,无问其礼矣。”见,均为酒史之证也。

酒典·酒之史(二)

 

  ■ 孟子

儒经《孟子》,儒家经典之一,战国时孟子及其弟子万章等著,一说是孟子及其再传弟子所记录,现存七篇。记载了孟子的政治活动、学说和唯心主义哲学、伦理、教育思想等。《孟子·离娄上》载:“曾子养曾皙,必有酒肉;将彻,必请所与,问有余,必日“有”。曾皙死,曾元养曾子,必有酒肉……”《孟子·离娄上》还云:“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诸侯不仁,不保社稷;卿大夫不仁,不保宗庙;士庶人不仁,不保四体。今恶死亡而乐不仁,是犹恶醉而强酒。”《孟子·离娄下》篇,孟子曰:“禹恶旨酒而善言。汤执中,立贤无方。”《孟子·离娄下》还言:“齐人有一妻一室而处室者,其良人出则必餍酒肉而后反。其妻问所与饮食者,则尽富贵也。其妻告其妾曰:‘良人出则必餍酒肉而后反,问其与饮食者,尽富贵也,而未尝有显者来,吾将瞷良人之所之也’。”《孟子·梁惠王下》载:“从流下而忘反谓之流,从流上而忘反谓之连,从兽无厌谓之荒,乐酒无厌谓之亡。”《孟子·尽心下》言:“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堂高数仞,榱题数尺,我得志弗为也;食前方丈,侍妾数百人,我得志弗为也;般乐饮酒,驱骋出猎,后车千乘,我得志弗为也。在彼者皆我所不为也,在我者皆古之制也,吾何畏彼哉?”诸说,酒入史力证无疑。

 

 ■ 五十二病方

考,古籍《五十二病方》 我国现已发现的最古医方。1973年湖南省长沙马王最汉墓三号墓出土的古医帛书之一。考古推断,约抄成于公元前3世纪。从内容看,应产生于《黄帝内经》前。据认为它是《汉书·艺文志·方技略》所记已失传的医书《外经》。反映了当时药物学知识之丰富,保存了远古流传的医方,具有极重要的史料价值。有关酒的记述:“黑豆煮醋,或黍子、小米煮酒、醋等,治小便癃闭;用煮鹿肉、野猪肉调养蛇伤等,其中用醋治灼伤、疝气、蛆、癣、狗咬伤等八种疾病者,有17个处方。”是远古“医食同源”的实证,亦为记载酒的古籍文献,酒之悠久,又一史证。

 

 ■ 黄帝内经

    古医籍《黄帝内经》,简称《内经》。包括《索问》、《灵枢》各九卷,共162篇。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医学典籍之一,为古代医家共同劳动创造的结晶,具朴素的维物主义观点和辨证思想,以人体各部位和人体与自然界的整体观念为纲,较系统而完整地奠定了祖国医学的基本理论和治疗原则,至今仍指导着中医的临床实践。《内经·素问·汤液醪醴论》:“黄帝问曰:为五谷汤液及醪醴,奈何?歧伯对曰:必以稻米,炊之稻薪,稻米者完,稻薪者坚。帝曰:何以然?歧伯曰:此得天地之和,高下之宜,故能至完;伐取得时,故能至坚也。”“帝曰:上古圣人作汤液醪醴,为而不用,何也?歧伯曰:自古圣人之作汤液醪醴者,以为备耳,夫上古作汤液,故为而弗服也。中古之世,道德稍衰,邪气时至,服至万全。帝曰:今之世不必已,何也?歧伯曰:当今之世,必其毒药攻其中……”

此论,也谓史证无疑。

 

  ■ 吕氏春秋

考《吕氏春秋》涉酒亦多。《吕氏春秋》亦称《吕览》,由秦相吕不韦集门客共著,是杂家的代表性著作。全书二十六卷,分十二纪、八览、六论共一百六十篇,内容以儒、道思想为主,兼及名、法、墨、农及阴阳家言。该书汇先秦各学派之说,为秦统一天下、治理国家提供了思想武器,也保存了许多先秦旧闻,古文史料和天文、历数、音律、农学、医药、养生、饮食等知识,论述广泛。《吕氏春秋·勿躬》云:“仪狄作酒。”。《《吕氏春秋·本生》云:“肥肉厚酒,务以自强,命之曰烂肠之食。”而倡“无饥无饱”。《吕氏春秋·黎丘丈人》载:“梁北有黎丘部,有奇鬼焉,喜效人之子侄、昆弟之状。邑丈人有之市而醉归者,黎丘之鬼效其子之状,扶而道苦之。丈人归,酒醒而诮其子,曰:‘为汝父也,岂谓不慈哉?我醉,汝道苦我,何故?’其子泣而触地曰:‘孽矣!无此事也!昔也往责(通‘债’)东邑人,可问也。’其父信之,曰:‘譆!是必夫奇鬼也,我固尝闻之矣!’明日端复饮于市,欲遇而刺杀之。明旦之市而醉,其真子恐其父之不能反也,遂逝迎之。丈人望见其子,拔剑而刺之。丈人智惑于似其子者,而杀其真子。”对饮酒的描写可谓至细,是为史证。

 

■ 竹书记年

 考,《竹书纪年》,是春秋时期晋国史官和战国时期魏国史官所编撰的一部编年体史书,亦称《汲冢纪年》。著名学者李学勤先生说:“《竹书纪年》在研究夏代的年代问题上有其特殊意义,正在于它是现知最早的一套年代学的系统。”《竹书纪年》载:“少康自纶归于夏邑(乙巳年)。明年,后缗生少康。既长,为仍牧正,惎浇,能戒之。浇使椒求之,将至仍,少康逃奔有虞,为之庖正,以除其害。虞思于是妻之以二姚,而邑诸纶。有田一成,有众一旅,能布其德,而兆其谋,以收夏众,抚其官职。”这里的“庖正”是有作醴的职能在内的,亦一证。

 

■ 楚辞

文骚数奇,唯有《楚辞》。《楚辞》辞赋集,战国时屈原所作,他运用楚地文学形式、方言声韵舒情叙事而歌,具浓厚的地方色彩和伟大的独创性,对后世文学的影响甚至超过《诗经》。《楚辞》较多篇章涉酒,其实也是屈子性情所致。《楚辞·东君》唱:“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谢天狼;操余弧兮反沦降,援北斗兮酌桂浆。”《楚辞·大招》曰:“吴醴白蘖,和楚沥只。王逸注云:再宿为醴,蘖,米麴也。沥,清酒也。言使吴人酿醴和白麴,以作楚沥也。”《楚辞·招魂》:“苣枚蜜饵,有餦餭些。瑶浆蜜勺,实羽觞些,挫糟冻饮,酌清凉些。华酌既陈,有青浆些。……”《楚辞·鱼父》一句:“众人皆醉我独醒”让无数后人感怀屈子的心寂。而《九歌·东皇太一》:“蕙肴蒸兮兰籍,奠桂酒兮椒浆”词句,蕙草裹肉兰为垫,祭奠美酒飘桂香的氛围,古楚地欢迎春神的祭祀场景重现人们眼前。桂浆、琼浆、椒浆当不可少,酒是隆重场景的重要角色。酒,当仁不让地成为史证史料。

 

 ■ 世本

 考,世本又作世或世系。世是指世系;本则表示起源。是一部由先秦时期史官修撰的,主要记载上古帝王、诸侯和卿大夫家族世系传承的史籍。全书可分《帝系》、《王侯世》、《卿大夫世》、《氏族》、《作篇》、《居篇》、《谥法》等十五篇。《世本·作篇》记载:“儀狄始作酒醪變五味。杜康造酒,並酒誥正義,少康作秫酒。”《世本·春秋列國公侯世系 》记载:“靜公俱酒。”当是史证。

 

  ■ 山海经

《山海经》,古地理民俗著作,也是战国时的神话故事全集,作者不详。该书分《山经》、《海经》两部分,《山经》当写成于战国前期,《海经》当写成于秦或秦汉之际。《山海经》记述民间的地理知识,包括山川、民族、物产、祭祀、巫医等;对古代有关学科的研究,都有参考价值。晋郭璞注,后续有学者疏证。《山经·中山经》载:“凡洞庭山之首,自篇遇之山至于荣余之山,凡十万山,二千八百里。其神状皆鸟身而龙首。其祠:毛用一雄鸡、一牝豚刏,糈用稌。凡夫夫之山、即公之山、尧山、阳帝之山皆冢也,其祠:皆肆瘗,祈用酒,毛用少牢,婴毛一吉玉。洞庭、荣余山神也,其祠:皆肆瘗,祈酒太牢祠,婴用圭璧十五,五采惠之。”此其祈酒,是为史证。

 

 ■ 尔雅

 考,《尔雅》为我国最早解释词义的专著,由汉初学者辑周、汉诸书旧文增益而成。今本十九篇,前三篇释词语,其余解释各种名物。是考证词义和古代名物的重要参考书。唐宋列为《十三经》之一。注家以晋郭璞注、宋邢昺疏的《十三经注疏》本最为通行。书中对食品名称及酒器均有较多解释很多。如《尔雅·释器·疏》载:“罍者,尊之大者也。……饰罍皆得画云雷之形,以其云罍,取于云雷故也。”罍,酒器也。《尔雅·释器》又云:“卣,中尊也。”见,从另一角度为酒史证。

 

■ 神农本草经

《神农本草经》我国现存第一部药物学文献,中医学经典著作之一,约成书于公元前2或1世纪。是古代众多医药学家经验的加工汇集,共三卷,原书佚,现以历代医籍的转引得以保存。《神农本草经·序例》载:“药性有宜丸者,宜散者,宜水煎者,宜酒渍者,宜煎膏者,亦有不可入汤酒者,并随药性,不得违越。”由此可见,在当时酒巳被应用到医药和疾病治疗。另载文就葡萄论说“葡萄:味甘,平。主筋骨湿痺,益气倍力,强志,令人肥健,耐饥忍风寒,久食轻身,不老,延年。可作酒。生山谷。”宜酒、作酒,均为史证。

 

■ 史记

就酒之史,史记无疑较具权威性。《史记》,又名《太史公书》,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西汉司马迁撰。全书一百三十卷,作者根据大量古集和国家收藏的文献,加上自己实际采访的资料;记述上起传说的黄帝,下迄汉武帝,前后约3000年,尤详于战国、秦、汉。涉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思想、天文、地理等,既记帝王将相,也叙游侠、屠夫;近人民,重史实,通变化,取材极广,语言生动,形象鲜明;在文学史上也有很高地位,鲁迅赞之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史记·殷本纪》:“大冣乐戏于沙丘 ,(纣)以酒为池,县(悬)肉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史记·刺客列传》载:“荆轲嗜酒,日与狗屠及高渐离饮于燕市,酒酣以往,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于市中,相乐也。已而相泣,旁若无人者。”《史记·货殖列传》云:“通邑大都,酤一岁千酿,醢酱千砙,酱千甔,屠牛羊彘千皮,贩谷崇千钟……蘖曲盐豉千荅,鲐鮆千斤,鲰千石,鲍千均,栆栗千石。”《史记·扁鹊仓公列传》载:“其在肠胃,酒醪之所及也”,记扁鹊认为可用酒醪治疗肠胃疾病。《史记·大宛列传》曰:“宛左右以蒲陶为酒,富人藏酒至万余石,久藏者数十岁不败……汉使取其实来,于是无子始种苜蓿、蒲陶肥饶地……”上文枚例,足以说明酒之史,华夏悠久。

 

 ■ 战国策

考,史著《战国策》酒篇章亦有之。代表文字当属《战国策.魏策》所载:“昔者,帝女令仪狭作酒而美,进于禹,禹饮而甘之。曰“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遂疏仪狄而绝旨酒”。另《战国策·齐策》载:“楚有祠者,赐其舍人卮酒,舍人相谓曰:‘数人食之不足,一人食之有余。’”尤其是魏策所载,虽文迟出于汉,但溯源较早,将酒之生归于夏事,当是上溯先例。为华夏民族酒的悠久历史更着笔精彩,尤其是秫酒的产生归于四五千年以前的事。让华夏傲之,当为史证。

 

  ■ 汉书

《汉书》,由班固及其父班彪、其妹班昭共同编撰,历时100年时间,于公元100年顷完成。《汉书》所记史事始于汉高祖刘邦元年,止于王莽地皇四年,包容了整个西汉与王莽政权前后230年的历史,是后人研究这一时期中国历史的必读书。从体例看,《汉书》沿用了《史记》的纪传体。但《汉书》把《史书》的《本纪》的“本纪”省称“纪”、把“列传”省称“传”,又改《史记》的“书”为“志”。而且取消了“世家”,将汉代的勋臣世家一律编入“传”。这样,《汉书》就命为“纪”(12篇)、“志”(10篇)、“表”(8篇)、“传”(70篇)四大部分,共100篇、120卷。《汉书》奠定了班氏父子在中国史学上的显赫地位,成为中国第一部纪传体的断代史,为后世留下了一个修正史多以断代为史的史学传统。《汉书》有关酒的记载较多,《汉书·武帝本纪》载:“初榷酒酤”。颜师古 注引韦昭 曰:“以木渡水为榷,谓禁民酤酿,独官开置,如道路设木为榷,独取利也。” 汉 荀悦《汉纪·武帝纪五》:“执金吾 杜周 为御史大夫,初榷酒沽。”另《汉书·高帝纪》载:“九年冬十月,淮南王、梁王、赵王、楚王朝未央宫,置酒前殿。上奉玉卮为太上皇寿。”《汉书·礼乐志》则记:“百末,百草华之末也。旨,美也。以百草华末杂酒,故香且美也。”而《汉书·昭帝纪》又云:“议罢盐铁榷酤,……秋七月,罢榷酤官,令民得以律占租,卖酒升四钱。”……

  见,酒者,天之美禄,帝王所以颐养天下,享祀祈福,扶衰养病,百福之会,非酒不行也。史证不疑。

 

 ■ 礼记

《礼记》涉酒尤多。《礼记》又名《小戴礼记》、《小戴记》,据传为西汉礼学家戴圣所编。《礼记·礼运》有:“故玄酒在室,醴醆在户,粢醍在堂,澄酒在下。”《礼记·曲礼上》载:“凡进食之礼,左殽右胾,食居人之左,羹居人之右。脍炙处外,酰酱处内,葱渫处末,酒浆处右。以脯修置者,左朐右末。客若降等执食兴辞,主人兴辞于客,然后客坐。主人延客祭:祭食,祭所先进。殽之序,遍祭之。三饭,主人延客食胾,然后辩殽。主人未辩,客不虚口。”而《礼记·曲礼下》则云:“凡祭宗庙之礼:牛曰一元大武,豕曰刚鬣,豚曰腯肥,羊曰柔毛,鸡曰翰音,犬曰羹献,雉曰疏趾,兔曰明视,脯曰尹祭,槁鱼曰商祭,鲜鱼曰脡祭,水曰清涤,酒曰清酌,黍曰芗合,粱曰芗萁,稷曰明粢,稻曰嘉蔬,韭曰丰本,盐曰咸鹾,玉曰嘉玉,币曰量币。”另《礼记·月令》载:“反,执爵于大寝,三公、九卿、诸侯、大夫皆御,命曰:劳酒。”《礼记·内则》云:“渍:取牛肉必新杀者,薄切之,必绝其理;湛诸美酒,期朝而食之以醢若酰醷。”《礼记·礼器》:“礼也者,反本修古,不忘其初者也。故凶事不诏,朝事以乐。醴酒之用,玄酒之尚。割刀之用,鸾刀之贵。莞簟之安,而稿鞂之设。是故,先王之制礼也,必有主也,故可述而多学也。”等,均为史证。

 

 ■ 淮南子

 考,《淮南子》,又名《淮南鸿烈》、《刘安子》,西汉淮南王刘安集门客所编写的一部杂家著作。该书在继承先秦道家思想的基础上,糅合了阴阳、墨、法和一部分儒家思想,但主要的宗旨属于道家。《淮南子·精神训》云:“趋翔周旋,诎节卑拜,肉凝而不食,酒澄而不饮,外束其形, 内总其德,钳阴阳之和,而迫性命之情,故终身为悲人。达至道者则不然,理情 性,治心术,养以和,持以适,乐道而忘贱,安德而忘贫。性有不欲,无欲而不 得;心有不乐,无乐而不为。”《淮南子·本经训》载:“晚世之时,帝有桀、 纣,为?8室、瑶台、象廊、玉床,纣为肉圃、酒池,燎焚天下之财,疲苦万民之 力,刳谏者,剔孕妇,攘天下,虐百姓,于是汤乃以革车三百乘,伐桀于南巢, 放之夏台,武王四卒三千,破纣牧野,杀之于宣室,天下宁定,百姓和集。”《淮南子·缪茶称训》记:“唯圣人见其始而知其终。故传曰:‘鲁酒薄而邯郸围,羊羹不斟而宋国危。’ 明主之赏罚,非以为己也,以为国也。”上文,酒之史亦证。

 

 ■ 氾胜之书

 考,《氾胜之书》,中国现存最早的一部农学专著,鲁曹州人氾胜之著。书中记载黄河中游地区耕作原则、作物栽培技术和种子选育等农业生产知识,对促进中国农业生产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氾胜之书·稗》载:“稗中有米,熟时捣取米炊食之。不减粱米;又可酿作酒。”酒载虽少,亦是证也。

 

 ■ 说文解字

考,《说文解字》,又称《说文》,我国第一部系统分析字形和考究字源的字书,也是世界上最古字书之一。东汉许慎撰,十五卷。

《说文解字·酒》如此解释:“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惡。从水从酉,酉亦聲。一曰造也,吉凶所造也。 古者儀狄作酒醪,禹嘗之而美,遂儀狄。杜康作秫酒。子酉切”其注则更为明了,如述“(酒) 就也。所就人性之善惡。賓主百拜者、酒也。淫酗者、亦酒也。从水酉。以水泉於酉月爲之。酉亦聲。子酉切。三部。一曰造也。造古讀如就。吉凶所造起也。古者儀狄作酒醪。禹嘗之而美。遂疏儀狄。見戰國策。杜康作秫酒。又見巾部。曰少康作箕帚秫酒。少康者、杜康也。按許書事物原始皆用世本。此皆出世本。”另《说文解字·酋》解释:“酋,绛酒也,从酉,……礼有大酋,掌酒官也。”《说文解字·豊》解释:“豊,行礼之器,从豆,象形。……豊之丰满者也,从豆象形。一曰乡饮酒有豊侯者。”《说文解字·尊》解其意:“尊,酒器也,从酋,甘以奉之。周礼六尊:牺尊、象尊、著尊、壶尊、太尊、山尊,以待祭祀宾客之礼。”……

上解,酒文,当是史证。

 

 ■ 四民月令

 考,《四民月令》,古农家历。东汉崔寔著,仿《礼记·月令》体例,逐月记叙士、农、工、商的生产和生活活动规律。原书佚,现有清任兆麟等辑佚本4种。记叙以禾、麦、黍、麻、豆等作物种植、蚕桑、疏果、树木、家畜等经营为主;兼及祭祀、社交、教育、交易、饮食、医疗活动、器物制作、保管等。还是后人了解1800多年前调味食品生产、利用的宝贵史料。《四民月令·正月》载:“正月之朔,是谓正日。……子妇曾孙,各上椒酒与家长,称觞举寿,欣欣如也。……长幼悉正衣冠,以次拜贺,进椒、柏酒,饮水兆汤。进屠苏酒,胶牙肠。下五辛盘。……凡余酒次弟从小起。”

 

 ■ 释名

 《释名》,训诂书。东汉刘熙撰。八卷,共二十七篇,书仿《尔雅》体例,以音同、音近的字解释字义,并注意当时语音与古音的异同;其中虽有穿凿附会之处,但对探求语源,辨证古音、古义,很有参考价值,是汉语语源学的重要著作。《释名·释食》“醴,礼也。酿之一宿而成,醴有酒味而已也。”“醳,久酿酉泽也。”“事酒,有事而酿之酒也”“苦酒,淳毒甚者,酢苦也。”“酪,泽也,乳作汁使人肥泽也。”“蘖,缺也,渍麦复之,使生芽,开缺也。”“血,雪作之,増有酢豉之味,使甚苦以以消酒也。”此多,史证无疑。

 

 ■ 伤寒杂病论

 考,《伤寒杂病论》,又称《伤寒论》,东汉末年张仲景撰。是一部阐述外感及其杂病治疗规律的专著。《伤寒论》确立了六经辨证体系。运用四诊八纲,对伤寒各阶段的辨脉、审证、论治、立方、用药规律等,以条文的形式作了较全面的阐述。另一部分主要论述内科杂病,又称《金匮要略方论》,突出成就是对中医方剂学的重大贡献。《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载:“调胃承气汤方:大黄四两(去皮,清酒浸) 甘草二两(炙,味甘平) 芒硝半斤(味咸苦,大寒)右三味[口父]咀,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内芒硝更上火微煮,令沸,少少温服。”《伤寒论·辨太少阴病脉》载:“苦酒汤方:半夏(洗,破,如枣核大)十四枚(辛温) 鸡子一枚(去黄,内上苦酒著鸡子壳中,甘微寒)右二味,内半夏,著苦酒中,以鸡子壳,置刀环中,安火上,令三沸,去滓,少少含咽之,不差,更作三剂。少阴病咽中痛,半夏散及汤主之。”《伤寒论·辨发汗吐下后脉证并治》载:“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方:当归二两 芍药三两 甘草二两(炙) 通草二两 桂枝三两(去皮) 细辛三两 生姜半斤(切) 大枣二十五枚(掰) 吴茱萸二升右九味,以水六升,清酒六升,和煮取五升,去滓,温分五服。一方水酒各四升。”……

上引,对酒之用之多,不证也证,真史也。

酒典·酒之史(二)

 

■ 短歌行

考,《短歌行》属《相和歌辞·平调曲》,汉乐府旧题,乐府诗系,乐曲名。魏武帝曹操所作《短歌行》,开篇引酒而出,诗曰:“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 惟有杜康。”似乎曹操并无意渲染杜酒,却留给后世喜酒者引论不止。杜康也亦因此成为酒的代名词。可谓一首短歌行,千古酒长吟。史证之效,片言只语胜著述。酒史之傲,皆在短歌,舍歌其谁。

 

■ 江统酒诰

考,《江统酒诰》,也称《酒诰》,为西晋官员江统(字应元)所作。他提出发酵酿酒法,应为酒之本。《江统酒诰》最闻名的词句当属其所载:“酒之所兴,肇自上皇。或云仪狄,一曰杜康。有饭不尽,委余空桑。郁积成味,久蓄气芳。本出于此,不由奇方。”这也为后世善酒文及杜酒崇者所引用,既酒而法,又为专谈,可谓酒史之证也。

 

 ■ 南方草木状

《南方草木状》,我国现存最早的植物学文献之一,晋嵇含撰。三卷。记述我国南方及越南植物。上卷记甘蔗、甘薯、甘蕉、蒟酱等草类29种;中卷木类28种,有沉香、桂等香辛料;下卷记槟榔、荔枝、椰子、杨梅、橄榄、龙眼等果树17种,竹6种;合并80种等。《南方草木状·卷上》载:“花大如酒杯,形色如芙蓉,著莖末百餘子大,名為房,相連累,甜美,亦可蜜藏。”又云:“豆莞花,其苗如蘆,其葉似薑。其花作穗,嫩葉卷之而生。花微紅,穗頭深色,葉漸舒,花漸出。舊說此花食之破氣消痰,進酒增倍。泰康二年,交州貢一篚,上試之有驗,以賜近臣。”还曰:“草麴,南海多美酒,不用麴糵,但杵米粉,雜以眾草葉,冶葛汁滫溲之。大如卵,置蓬蒿中,蔭蔽之,經月而成。用此合糯為酒,故劇飲之,既醒,犹頭熱涔涔,以其有毒草故也。南人有女,数岁,即大釀酒。既漉,候冬陂池竭時,寘酒罌中,密固其上。瘞陂中,至春,潴水滿,亦不復發矣。女將嫁,乃發陂取酒,以供賀客,謂之女酒。其味絕美。”见,描述之细,入史为证。

 

■ 酒德颂

 籍载《酒德颂》是魏晋诗人刘伶创作的一篇骈文。这篇文章虚构了两组对立的人物形象,一是“唯酒是务”的大人形象,一是贵介公子和缙绅处士,他们代表了两种处世态度。大人先生纵情任性,沉醉于酒中,睥睨万物,不受羁绊;而贵介公子和缙绅处士则拘泥礼教,死守礼法,不敢越雷池半步。此文以颂酒为名,表达了作者刘伶超脱世俗、蔑视礼法的鲜明态度。录如下:“有大人先生,以天地为一朝,以万期为须臾,日月为扃牖,八荒为庭衢。行无辙迹,居无室庐,幕天席地,纵意所如。止则操卮执觚,动则挈榼提壶,唯酒是务,焉知其余?

有贵介公子,搢绅处士,闻吾风声,议其所以。乃奋袂攘襟,怒目切齿,陈说礼法,是非锋起。先生于是方捧甖承槽、衔杯漱醪;奋髯踑踞,枕麴藉糟;无思无虑,其乐陶陶。兀然而醉,豁尔而醒;静听不闻雷霆之声,熟视不睹泰山之形,不觉寒暑之切肌,利欲之感情。俯观万物,扰扰焉,如江汉之载浮萍;二豪侍侧焉,如蜾蠃之与螟蛉。”酒德颂,酒史别歌,是为证。

 

 ■ 博物志

 考,《博物志》,中国古代神话志怪小说集。为西晋张华所编撰,共十卷,分类记载异境奇物、古代琐闻杂事及神仙方术等。《博物志·卷四·戏术》曰:“《神农本草》云:鸡卵可作琥珀,其法取伏毈黄白浑杂者煮,及尚软随意刻作物,以苦酒渍数宿,既坚,内着粉中,佳者乃乱真矣。此世所恒用,作无不成者。”《博物志·卷五·辨方士》云:“文帝《典论》云:议郎李覃学却俭谷食茯苓,饮水中不寒,泄痢殆至殒命。军祭酒弘农董芬学甘始鸱视狼顾,呼吸吐纳,为之过差,气闭不通,良久乃苏。寺人严峻就左慈学补导之术,阉竖真无事于斯,而逐声若此。”《博物志·卷五·服食》载:“西域有蒲萄酒,积年不败,彼俗云:“可十年饮之,醉弥月乃解。”所食逾少,心开逾益,所食逾多,心逾塞,年逾损焉。”上,为考,虽说也史证也。

 

 ■ 水经注

 古籍《水经注》因注《水经》而得名,北魏郦道元著。《唐六典·注》说其“引天下之水,百三十七”。《水经注》看似为《水经》之注,实则以《水经》为纲,详细记载了一千多条大小河流及有关的历史遗迹、人物掌故、神话传说等,是中国古代最全面、最系统的综合性地理著作。《水经注·卷四》载:“民有姓刘名堕者,宿擅工酿,采挹河流,酝成芳酎,悬食同枯枝之年,排于桑落之辰,故酒得其名矣。然香醑之色,清白若滫浆焉,别调氛氲,不与他同,兰薰麝越,自成馨逸,方土之贡,选最佳酌矣。”《水经注·卷九》载:“纣都在《禹贡》冀州大陆之野。即此矣。有糟丘、酒池之事焉,有新声靡乐,号邑朝歌,晋的曰:《史记。乐书》,纣作朝歌之音,朝歌者,歌不时也。”是为证。

 

 ■ 齐民要术

 考《齐民要术》,是北朝北魏时期,南朝宋至梁时期,中国杰出农学家贾思勰所著的一部综合性农学著作,也是世界农学史上最早的专著之一,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一部完整的农书。全书10卷92篇,系统地总结了六世纪以前黄河中下游地区汉族劳动人民农牧业生产经验、食品的加工与贮藏、野生植物的利用,以及治荒的方法,详细介绍了季节、气候、和不同土壤与不同农作物的关系,被誉为“中国古代农业百科全书”。《齐民要术·卷第二》载:“黍穄第四《爾雅》曰:‘秬,黑黍。秠,一稃二米。’郭璞注曰:‘秠亦黑黍,但中米異耳。’孔子曰:‘黍可以為酒。’”《齐民要术·卷第二》之《廣志》云:“有牛黍,有稻尾黍、秀成赤黍,有馬革(五)大黑黍,有秬黍,有溫屯黃黍,有白黍,有……”

《齐民要术·卷第七》载:“貨殖第六十二塗甕,第六十三造神麴并酒,第六十四白醪麴(一),第六十五笨符本切麴并酒(二),第六十六法酒……”见,酒之技至细,谓史记。

酒典·酒之史(二)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探讨与争鸣:13303797575

 

[编辑:海荣]

评论区

|

全部0条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用户个人数字作品上传发布传播合作协议
还可输入200字
验证码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5-2018 农夫国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