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网时空
农夫大学网 纪实 酒典·酒之史(二)

酒典·酒之史(二)

来源:农夫云物库·酒库

时间:2022-03-28 17:01:45

作者:汉夫

阅读量:2278

酒   典

文/汉 夫

 

卷中

 

二、酒之史(2)


 ■ 隋书

《隋书》,为被后人称为唐代“一代名相”的魏徵所著。全书共八十五卷,其中帝纪五卷,列传五十卷,志三十卷。《隋书·卷七·志第二》载:“后乃降坛,还便殿,改服,设劳酒,班赉而还。”《隋书·卷八·志第三》则云:“有司预备雄鸡羝羊及酒,于宫门为坎。未明,鼓噪以入。方相氏执戈扬楯,周呼鼓噪而出,合趣显阳门,分诣诸城门。将出,诸祝师执事,预副牲胸,磔之于门,酌酒禳祝。举牲并酒埋之。《隋书·卷三十八·列传第三》则云:“昉逸游纵酒,不以职司为意,相府事物,多所遗落。……后遇京师饥,上令禁酒,昉使妾赁屋,当垆沽酒。”见之,是为史证。

 

 ■ 千金方

 考,古籍《千金方》,又称《千金要方》、《备急千金要方》,由尊为“药王”的唐代孙思邈所撰的综合性临床医著,被誉为中国最早的临床百科全书,共30卷。该书集唐代以前诊治经验之大成,对后世医家影响极大。《千金方·诸论·论合和第七》云:“其不宜汤酒者列之如下∶朱砂(熟入汤) 雌黄 云母 阳起石(入酒) 矾石(入酒) 硫黄(入酒) 钟乳(入酒) 孔公孽(入酒) 石(入酒) 银屑 白垩 铜镜鼻 胡粉 铅丹 卤咸(入酒) 锻石(入酒)藜灰。”《千金方·妇人方上·养胎第三》载:“妊娠食雀肉、饮酒,令子心淫情乱,不畏羞耻。…… 妊娠九月,始受石精,以成皮毛,六腑百节,莫不毕备,饮醴食甘,缓带自持而待之,是谓养毛发致才力。”《千金方·治诸风方·诸风第二》载:“金牙酒:疗积年八风五疰,举身 曳、不得转侧、行步跛 、不能收摄。又暴口噤失音、言语不正、四肢背脊筋急、肿痛流走不常、劳冷积聚少气、乍寒乍热,三焦不调,脾胃不磨饮 、结实逆害、饮食酢咽、呕吐、食不生肌、医所不能治者方。金牙(碎如米粒,小绢袋盛) 干地黄 地肤子(无子用茎,苏恭用蛇床子) 蒴 根 附子防风 细辛 莽草(各四两) 羌活(一斤,胡洽用独活) 蜀椒(四合)。上十味 咀,以绢袋盛,用酒四斗于瓷罂中渍,密闭头,勿令泄气。春夏三四宿,秋冬六七宿,酒成去滓,日服一合。此酒无毒,及可小醉,常令酒气相接不尽,一剂病无不愈,又令人肥健。酒尽自可加诸药各三两,惟蜀椒五两用酒如前,勿加金牙也。冷加干姜四两。”见,之多,不举。

酒典·酒之史(二)

 

■ 酉阳杂俎

考,《酉阳杂俎》为唐代笔记小说集,20卷,续集10卷,撰者为段成式。该著内容繁杂,五花八门,包罗万象,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其性性质,作者自序言属志怪小说,“固役不耻者,抑志怪小说之书也。”不过就内容而言,远远超出了志怪的题材。《酉阳杂俎·卷一忠志》载:“安禄山恩宠 莫比,锡赍无数。其所赐品目有:桑落酒、阔尾羊窟利、马酪、音声人两部、野猪鲜、鲫鱼并?手刀子、清酒……”《酉阳杂俎·卷二壶史》言:“及汤成,与甘豆无异,疾亦渐差。秀才谓曰:‘余贫迫若此,无以寸步。’因褫垢衣授之:‘可以此办少酒肉,予将会村老,丐少道路资也。’”《酉阳杂俎·卷七酒食》载:“魏贾?将,家累千金,博学善著作。有苍头善别水,常令乘小艇于黄河中,以瓠匏接河源水,一日不过七八升。经宿,器中色赤如绛,以酿酒,名昆仑觞。酒之芳味,世中所绝。曾以三十斛上魏庄帝。”……继而又云:“青田核,莫知其树实之形。核大如六升瓠,注水其中,俄顷水成酒,一名青田壶,亦曰青田酒。蜀后主有桃核两扇,每扇着仁处,约盛水五升,良久水成酒味醉人。更互贮水,以供其宴。即不知得自何处。”见,酒之载虽话说,却可史证之。

 

■ 梦溪笔谈

考,《梦溪笔谈》,由北宋科学家、政治家沈括所撰,是一部涉及古代中国自然科学、工艺技术及社会历史现象的综合性笔记体著作。该书在国际亦受重视,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评价为中国科学史上的里程碑。《梦溪笔谈·辨证一》载:“钧石之石,五权之名,石重百二十斤。后人以一斛为一石,自汉已如此,“饮酒一石不乱”是也。挽蹶弓弩,古人以钧石率之。”“汉人有饮酒一石不乱。余以制酒法较之,每粗米二斛,酿成酒六斛六斗。今酒之至醨者,每秫一斛,不过成酒一斛五斗,若如汉法,则粗有酒气而已。能饮者饮多不乱,宜无足怪。然汉之一斛,亦是今之二斗七升。人之腹中,亦何容置二斗七升水邪?或谓:“石乃钧石之石,百二十斤。”以今秤计之,当三十二斤,亦今之三斗酒也。于定国食酒数石不乱,疑无此理。”《梦溪笔谈·乐律一》记载:“又小曲有‘咸阳沽酒宝钗空’之句,云是李白所制,然李白集中有《清平乐》词四首,独欠是诗;而《花间集》所载‘咸阳沽酒宝钗空’,乃云是张泌所为。”《梦溪笔谈·象数一》载:“十二月为酒醴,以报百神,故曰神后。此说极无稽。”“小吉,夏至之气,大往小来,小人道长,小人之吉也,故为婚姻酒食之事。”上文,言酒之多,当证。

 

 ■ 北山酒经

《北山酒精》又名《酒经》,北宋人朱肱(字翼中)著。据考朱肱曾在杭州开办酒坊 ,有丰富的酿酒经验。《酒经》载有酒曲13种,除传统罨曲外,还出现了风曲和曝曲,作曲全部改用生料,且多加入各种草药,表明北宋时制曲工艺技术比魏晋南北朝时要进步得多。该著还特别强调酸浆的重要性,及能调节发酵醪的酸度,提供酵母菌良好的营养料,抑制杂菌生长,有利酵母菌的繁殖等。《北山酒精·中》载:“香泉曲:白面一百斤分作三分,共使下项药:川芎七两、白附子半两、白术三两半、瓜蒂一钱,以上药共捣罗为末,用马尾罗筛过,亦分作三分,与前项面一处拌和令匀。每一分用井水八升,其踏罨与顿递祠祭法同。”又云:“小酒曲:每糯米一斗作粉,用蓼汁和匀,次入肉桂、甘草、杏仁、川乌头、川芎。生姜与杏仁同研汁,各用一分作饼子。用穰草盖,勿令见风。热透后,番依玉友罨法,出场,当风悬之。每造酒一斗用四两。”《北山酒精·下》说:“合酵:北人造酒不用酵,然冬月天寒,酒难得发,多攧了,所以要取醅面,正发醅为酵最妙。其法,用酒瓮正发醅,撇取面上浮米糁,控干,用曲末拌,令湿匀,透风阴干,谓之干酵。凡造酒时,于浆来中先取一升已来,用本浆煮成粥,放冷,冬月微温。用干酵一,合曲末一斤,搅拌令匀,放暖处,候次日搜饭时,入酿饭瓮中同拌,大约申时。欲搜饭须早辰先发下酵,直候酵来多时,发过方可用;盖酵才来,未有力也。酵肥为米酵,塌可用。又况用酵四时不同,须是体衬天气,天寒用汤发,天热用水发.不在用酵多少也。不然,只取正发酒醅二三勺拌和尤捷,酒人谓之“传醅”,免用酵也。”其下,还说“收酒:上榨以器就滴,恐滴远损酒,或以小杖子引下亦可。压下酒须先汤洗瓶器,令净,控干。二三日一次折澄,去尽脚,才有白丝即浑,直候澄折得清为度,即酒味格佳。便用蜡纸封闭,务在满装,瓶不在大。以物阁起,恐地气发动,酒脚失酒味。仍不许频频移动。大抵酒澄得清更满装,虽不煮,夏月亦可存留。内酒库,水酒夏月不煮,只是过熟,上榨澄清收。”说:“煮酒:凡煮酒,每斗入蜡二钱、竹叶五片、官局天南星丸半粒,化入酒中,如法封紧,置在甑中,第二次煮酒不用前米汤,别须用冷水下。然后发火。候甑箪上酒香透,酒溢出倒流,便揭起甑盖,取一瓶开看,酒滚即熟矣,便住火、良久方取下,置于石灰中,不得频移动。白酒须泼得清,然后煮,煮时瓶用桑叶冥之;金波兼使白酒曲,才榨下槽,略澄折二三日便蒸,虽煮酒亦白色。”下还说:“火迫酒:取清酒,澄三五日后,据酒多少,取瓮一口,先净刷洗讫,以火烘干,于底旁钻一窍子,如筯粗细,以柳屑子定将酒入在瓮,入黄蜡半斤,瓮口以油单子盖系定,别泥一间净室,不得令通风,门子才可入得瓮。置瓮在当中间,以砖五重衬瓮底,于当门里著炭三秤笼,令实于中心,著半斤许,熟火便用。闭门,门外更悬荐帘,七日后方开,又七日方取。吃取时以细竹子一条,头边夹少新绵,款款抽屑子,以器承之,以绵竹子遍于瓮底搅缠,尽著底浊物,清即休缠。每取时却入一竹筒子,如醋淋子,旋取之。即耐停不损,全胜于煮酒也。”……

上述不谓酒类专著,当为史证。

 

     ■ 禾谱

考,《禾谱》,系我国古代第一部水稻品种专著,由北宋农学家曾安止所著。该书详述泰和水稻品种资源和附近地区农业生产状况。苏轼称其“文既温雅,事亦详实”。《禾谱·祈报篇》载:“若夫噫嘻之诗,言春夏祈谷於上帝,盖大雩、帝之乐歌也;丰年之诗,言秋冬报者,烝尝之乐歌也。其诗曰,‘为酒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礼’”《禾谱·祈报篇》载:“其诗曰,‘为酒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礼’,然於上帝,则有祈而无报,於祖妣、有报而无祈,岂阙文哉?抑互言之耳。此祈报之大者也。”下又云:“借或有一焉,亦勉强苟且而已,岂能悉循用先王之典故哉?田祖之祭,民间或多行之,不过豚蹄盂酒;春秋社祭,有司仅能举之,牲酒等物,取之临时;其为礼、盖蔑如也。”其文酒,谓之证。

 

 ■ 事物纪原

 考,《事物纪原》是宋代高承编撰的一部书,专记事物原始之属。凡10卷,共记1765事,分55部排列。其书于每事每物,皆考索古书,推其缘起。虽不能尽确,亦可以资博识。《事物纪原》载:“杜康始作酒。”另有“少康作秫酒”。也谓,酒之史证。

 

 ■ 酒谱

 籍载,《酒谱》宋窦苹撰。苹字子野,汶上人。观其始於酒名,终於酒令,首尾已具,知原本仅止於此。大抵摘取新颖字句,以供采掇,与谱录之体亦稍有不同。其引杜甫少年行醉倒,终同卧竹根句,谓以竹根为饮器。考庾信诗有山杯捧竹根句,苹所说不为杜撰,然核甫诗意,究以醉卧於竹下为是。苹之所说,姑存以备异闻可也。摘相关原文以飨,如谱载:“酒名:《说文》曰:酴,酒母也。醴,一宿酒也。醪,滓汁酒也。酎,三重酒也。醨,薄酒也。醑,莤酒也。”“欢伯:酒为欢伯,其义见《易林》,无贵贱贤不肖,中外共甘而乐之。”“酒:皮日休诗云:“明朝有物充君信,酒三瓶寄夜航。”酒,江外酒名。”“酒旗:《韩非子》云:“宋人沽酒,悬帜甚髙。”酒市有旗始见於此,或谓之帘。”……

酒谱,靠谱也,酒史之证,应无疑。

 

■ 太平御览

 考,《太平御览》,宋代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太平御览·卷三十九·地部》引刘义庆《世说》曰:“嵩高山北有大穴,晋时有人误坠穴中,见二人围棋,有一杯白饮,与堕者饮,气力十倍。棋者曰:‘汝欲停此否?’堕者曰:‘不愿停。’棋者曰:‘从此西行有天井,其中蛟龙,但投身入井,自当出。若饿,取井中物食之。’堕者如言,可半年,乃出蜀中,因入洛问张华。华曰:‘此仙馆也。所饮者玉浆耳,所食者,龙肉石髓。’”《太平御览·卷四十·地部》引《锁语》曰:“晋平公与齐景公乘,至于澮,见人乘白骖八驷以来平公之前。公问师旷曰:‘有犬狸身而狐尾者乎?’师旷有顷而答曰:‘有之,其名曰……首陽之神饮酒霍太山而归,其居于澮乎?见之甚善,君有喜焉。”

《太平御览·卷四十一·地部》引《幽明录》云:“有胡 麻饭,山羊脯,甚美。食毕行酒,有群女来,各持三五桃子,笑而言贺汝婿来。酒酣作乐……”见,是为酒证。

 

■ 东京梦华录

 考,《东京梦华录》是宋代孟元老的笔记体散记文,创作于宋钦宗靖康二年,是一本追述北宋都城东京开封府城市风俗人情的著作。所记大多是宋徽宗崇宁到宣和年间北宋都城东京开封的情况,描绘了这一历史时期居住在东京的上至王公贵族、下及庶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情景,是研究北宋都市社会生活、经济文化的一部极其重要的历史文献古籍。《东京梦华录·卷一》载“外诸司:左右金吾街仗司、法酒库、内酒坊、牛羊司、乳酪院……《东京梦华录·卷二》记:“以南张家油饼、明街皇太宅。西去大街,日大巷口。又西日清风楼酒店,都人夏月多乘凉于此。……凡京师酒店,门首皆缚彩楼欢门,唯任店入其门,一直主廊约百余步,南北天井两廊皆小濩子,向晚灯烛荧煌,上下相照,浓妆妓女数百,聚于主廊口面上,以待酒客呼唤,望之宛若神仙。……凡店内卖下酒厨子,谓之“茶饭量酒博士”。《东京梦华录·卷二》述:“更有百姓入酒肆,见子弟少年辈饮酒,近前小心供过,使令买物命妓,取送钱物之类,谓之‘闲汉……’”记述描写之详,毫末之间,是证酒之盛景。

 

 ■ 资治通鉴

 《资治通鉴》又称《通鉴》,多卷本编年体史书,共294卷,由北宋司马光主编。编者总结出许多经验教训,供统治者借鉴,宋神宗认为此书“鉴于往事,有资于治道”,即以历史的得失作为鉴诫来加强统治,所以定名为《资治通鉴》。《通鉴·周纪一》载:“魏文侯以卜子夏、田子方为师,每过段干木之庐必式。四方贤士多归之。文侯与群臣饮酒,乐,而天雨,命驾将适野。左右曰:‘今日饮酒乐,天又雨,君将安之?’文侯曰:‘吾与虞人期猎,虽乐,岂可无一会期哉!’乃往,身自罢之。”:《通鉴·周纪四》载:“王与赵王饮,酒酣,秦王请赵王鼓瑟,赵王鼓之。蔺相如复请秦王击缶,秦王不肯。相如曰:‘五步之内,臣请得以颈血溅大王矣!’左右欲刃相如,相如张目叱之,左右皆靡。王不怿,为一击缶。罢酒,秦终不能有加于赵。”又载:“貂勃从楚来,王赐之酒。酒酣,王曰:“召相单而来!”貂勃避席稽首曰:“王上者孰与周文王?”王曰:“吾不若也。”貂勃曰:“然,臣固知王不若也。”《通鉴》本史,证无疑。

 

 ■ 四夷附录

 考,《四夷附录》全称为《新五代史·四夷附录》,欧阳修著,一说文惟简撰。《四夷附录·第一》载:“梁将篡唐,晋王李克用使人聘于契丹,阿保机以兵三十万会克用于云州东城。 置酒。酒酣,握手约为兄弟。”“我自闻其祸,即举家断酒,解放鹰犬,罢散 乐官。”《四夷附录·第二》记:“兀欲妻, 延寿以为妹,五月朔旦,兀欲召延寿及张砺、李崧、冯道等置酒,酒数行,兀欲谓 延寿曰:“妹自上国来,当一见之。”延寿欣然与兀欲俱入。”《四夷附录·第三》云:“以蒲桃为酒,又有紫酒、青酒,不知其所酿,而味尤美。 其食,粳沃以蜜,粟沃以酪。”上书,是为证。

 

■ 务本新书

 考,《务本新书》约为金代著述,作者佚名。是一农书类书,记述范围较广,包括区种、谷物、蔬菜、果木、药草、栽桑、养蚕等。《务本新书》载:“种‘糯不换’:糯米价值比黄米价高。今有与糯米相类者,白黄米是也,旧呼‘糯不换’,宜多种之,造酒为佳。”虽稀珍,也为证,酒之幸也。

 

■ 农桑辑要

 籍《农桑辑要》,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官修综合性农书,由孟祺、畅师文 苗好谦等撰。《农桑辑要·播种》引文而言:“稗:既堪水旱,种无不熟之时,又特滋茂,宜种之,备凶年。稗中有米;熟时,捣取米炊食之,不减粱米。又可酿作酒。酒势美俨,尤逾黍秫。”《农桑辑要·果实》引《岁时广记》:《遁斋闲览》云:“凡果木久不实者,以祭社余酒洒之,则繁茂倍常。用人发挂枝上,则飞鸟不敢近。结实时,最忌白衣人过其下,则其实尽落。”《农桑辑要·孳畜》引《四时类要》:“马气药方:青橘皮、当归、桂心、大黄、芍药、木通、郁李仁、瞿麦、白芷、牵牛子,右(上)件十味,各等分,同捣;罗为末,用温酒调灌。每匹马,药末半两。”“治马急起卧:取壁上多年石灰,细杵罗,用酒调二两已来别,灌之,立效。”“牛触人方:牛颠走,逢人即触,是胆大也。黄连、大黄末、鸡子、酒调灌之。牛尾焦,不食水草:以大黄、黄连、白芷末、鸡子、酒调灌之。”上文引酒,是为证。

 

■ 天工开物

考,《天工开物》是世界上第一部关于农业和手工业生产的综合性著作,也是中国古代一部综合性的科学技术著作,由明代科学家宋应星所著。外国学者称《天工开物》为“中国17世纪的工艺百科全书”。《天工开物·下篇·曲蘖》载“宋子曰:狱讼日繁,酒流生祸,其源则何辜!祀天追远,沉吟《商倾》、《周雅》之间,若作酒醴之资曲蘖也,殆圣作而明述矣。”又载:“酒母凡:酿酒必资曲药成信。无曲即佳米珍黍,空造不成。古来曲造酒,蘖造醴,后世厌醴味薄,遂至失传,则并蘖法亦亡。凡曲,麦、米、面随方土造,南北不同,其义则一。凡麦曲,大、小麦皆可用。造者将麦连皮,井水淘净,晒干,时宜盛暑天。磨碎,即以淘麦水和作块,用楮叶包扎,悬风处,或用稻秸罨黄,经四十九日取用。”“神曲:凡造神曲所以入药,乃医家别于酒母者。法起唐时,其曲不通酿用也。造者专用白面,每百斤入青蒿自然汁、马蓼、苍耳自然汁相和作饼,麻叶或楮叶包罨如造酱黄法。待生黄衣,即晒收之。其用他药配合,则听好医者增入,苦无定方也。”……

此证,无须赘言。

酒典·酒之史(二)


 

■ 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药学著作,五十二卷,由明代著名医学和药物学家李时珍撰。是一部具有世界性影响的博物学著作,被国外学者誉为中国之百科全书。《本草纲目·谷部·酒》载:“米酒:行药势,通血脉,润皮肤,散湿气,除风下气,解马肉、桐油毒。愈疟酒:治诸疟疾,频频温饮。五加皮酒:支闰切风湿痿痹,壮筋骨,填精髓。薏苡仁酒:去风湿,强筋骨,健脾胃。五加皮酒:去一切风湿痿痹,壮筋骨,填精髓。女贞皮酒:治风虚,补腰膝。地黄酒:补虚弱,壮筋骨,通血脉,台腹痛,变白发。当归酒;和血脉,坚筋骨,止诸痛,调经水。菖蒲酒:治风痹,通血脉,疗骨痿。枸杞酒:补虚弱,益精气,去冷风,壮阳道,止目泪,健腰脚 。人参酒。补中益气,通治诸虚。茯苓酒:治头风虚眩,暖腰膝,主五劳七作伤。桑椹酒。补五脏,明耳目,治水肿。蜜酒。治风疹、风癣。蓼酒。久服聪耳明目、脾胃健壮。姜酒。澡贪苋、发热、心腹冷痛。葱豉酒。解烦热,补虚劳,治伤寒头痛寒热及冷痢肠痛,解肌发汗。茴香酒。治肾气痛、扁坠牵引及心腹痛。缩砂酒。消食、和中、下气,治心腹痛。茵陈酒。治风疾、筋骨挛急。

百部酒:治一世新旧咳嗽。海藻酒:治瘿气。松节酒:治冷风虚弱、筋骨挛痛、脚气缓痹。竹叶酒:治诸风热病。麻仁酒:治骨髓风毒痛、脚气缓痹。红曲酒:治腹中及产后瘀血。花蛇酒:治诸风顽痹、瘫痪挛急、恶疮疥癣。蝮蛇酒:治恶疮诸瘘、恶风顽痹癫疾。豆淋酒:破血去风,治男子中风口歪、阴毒腹痛及小便尿血。亦治妇女产后一切中风疾病。虎骨酒:治臂胫疼痛、历节风、肾虚、膀胱寒痛。鹿茸酒:澡阳虚痿弱、小便频数、劳损诸虚。”《本草纲目·谷部·烧酒》载:“释名:火酒、阿剌吉酒。气味:辛、甘、大热、有大毒。主治:消冷积寒气,燥湿痰,开郁结,止水泄;治霍乱疟疾噎膈、心腹冷痛、阴毒欲死;杀虫辟瘴,利小便,坚大便,洗赤目肿痛,有效。”《本草纲目·谷部·糟》载:“酒糟:甘、辛、无毒。 大麦醋糟:酸、微寒、无毒。 干饧糟:基、温、无毒。主治酒糟:手足皲裂。用酒糟、狸油、姜汁盐等分,研烂,炒热搽患处裂肉甚痛,但不久即合口,再搽数次,冻伤即愈。鹤膝风。用酒糟四两、肥皂荚一个(去子)、硭硝一两、五味子一两、砂糖一两、姜汁半瓶,研匀,每日涂搽。加一点烧酒更好。打伤青肿。用湿纸铺伤处。纸上厚摊一块捣烂的酒糟(先烧过),过一阵,痛处如蚁行,热气上升,肿即消散。”

著之威,酒之多,众之识,足证。

 

■ 水浒传

《水浒传》,中国四大名著之一,也是汉语文学中最具备史诗特征的作品之一,由施耐庵著。《水浒传》是一部以描写古代农民起义为题材的长篇小说。《水浒传·第二回》载:“且说这端王来王都尉府中赴宴。都尉设席,请端王居中坐定,太尉对席相陪。酒进数杯,食供两套,那端王起身净手。”“又拖去山路边村酒店里,吃了十数碗酒。王四相别了回庄,一面走着,被山风一吹,酒却涌上来,踉踉跄跄,一步一攧。”《水浒传·第二回》载:“酒保唱了喏,认得是鲁提辖,便道:‘提辖官人,打多少酒?’鲁达道:‘先打四角酒来。’一面铺下菜蔬果品案酒,又问道:‘官人,吃甚下饭?’鲁达道:‘问甚么!但有,只顾卖来,一发算钱还你。这厮只顾来聒噪!’”《水浒传·第三回》载:酒保下去,随即荡酒上来,但是下口肉食,只顾将来,摆一桌子。三个酒至数杯,正说些闲话,较量些枪法,说得入港,只听得隔壁阁子里有人哽哽咽咽啼哭。”……

上证众晓,说也史也。

 

 ■ 三国演义

 《三国演义》是中国第一部长篇章回体历史演义小说,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全名为《三国志通俗演义》,又称《三国志演义》),著名小说家罗贯中撰。《三国演义·第三回》载:“司徒王允曰:“废立之事,不可酒后相商,另日再议。”于是百官皆散。”“次日,布持丁原首级,往见李肃。肃遂引布见卓。卓大喜,置酒相待。”《三国演义·第四回》载:“儒以鸩酒奉帝,帝问何故。儒曰:‘春日融和,董相国特上寿酒。’太后曰:‘既云寿酒,汝可先饮。’儒怒曰:‘汝不饮耶?’呼左右持短刀白练于前曰:‘寿酒不饮,可领此二物!’唐妃跪告曰:‘妾身代帝饮酒,愿公存母子性命。’儒叱曰:‘汝何人,可代王死?’乃举酒与何太后曰:‘汝可先饮?’后大骂何进无谋,引贼入京,致有今日之祸。”《三国演义·第五回》载:“关公曰:‘酒且斟下,某去便来。’出帐提刀,飞身上马。众诸侯听得关外鼓声大振,喊声大举,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众皆失惊。正欲探听,鸾铃响处,马到中军,云长提华雄之头,掷于地上。其酒尚温。后人有诗赞之曰:‘威镇乾坤第一功,辕门画鼓响冬冬。云长停盏施英勇,酒尚温时斩华雄。’曹操大喜。”……

上,应为酒之史力证。


 

 ■ 西游记

 籍考,《西游记》为中国古代第一部浪漫主义长篇神魔小说,明代小说家吴承恩所著。《西游记》取材于《大唐西域记》、《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和民间传说、元杂剧等。《西游记·第一回》载:“胡桃银杏可传茶,椰子葡萄能做酒。榛松榧柰满盘盛,橘蔗柑橙盈案摆。熟煨山药,烂煮黄精,捣碎茯苓并薏苡,石锅微火漫炊羹。人间纵有珍馐味,怎比山猴乐更宁?群猴尊美猴王上坐,各依齿肩排于下边,一个个轮流上前,奉酒,奉花,奉果,痛饮了一日。”《西游记·第三回》载:“才觉伸腰,只闻得四健将与众猴高叫道:“大王,吃了多少酒,睡这一夜,还不醒来?”《西游记·第五回》载:“那大圣正与七十二洞妖王,并四健将分饮仙酒,一闻此报,公然不理道:‘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门前是与非!’说不了,一起小妖又跳来道:‘那九个凶神,恶言泼语,在门前骂战哩!’大圣笑道:‘莫睬他。‘诗酒且图今日乐,功名休问几时成。’”……“那九曜星立住阵势道:‘你这不知死活的弼马温!你犯了十恶之罪,先偷桃,后偷酒,搅乱了蟠桃大会,又窃了老君仙丹,又将御酒偷来此处享乐。你罪上加罪,岂不知之?’”……

西游离酒怎行,一路酒,一路胆。为证不奇。

 

 ■ 红楼梦

 《红楼梦》又名《石头记》、《金玉缘》,列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首,章回体长篇小说,由清代著名作家曹雪芹所著的。该书分为120回“程本”和80回“脂本”两种版本系统。 《红楼梦·第十四回》载:“这四个人单管酒饭器皿,少一件,也是他四个描赔。……来升家的每日揽总查看,或有偷懒的,赌钱吃酒的,打架拌嘴的,立刻来回我,你有徇情,经我查出,三四辈子的老脸就顾不成了。”《红楼梦·第十七回》载:“贾政听了,笑向贾珍道:‘正亏提醒了我。此处都妙极,只是还少一个酒幌。明日竟作一个,不必华丽,就依外面村庄的式样作来,用竹竿挑在树梢。’”……“大家想着,宝玉却等不得了,也不等贾政的命,便说道:“旧诗有云:‘红杏梢头挂酒旗’。”《红楼梦·第二十一回》载:“至晚饭后,宝玉因吃了两杯酒,眼饧耳热之际,若往日则有袭人等大家喜笑有兴,今日却冷清清的一人对灯,好没兴趣。”……

红文涉酒极多,上列证也,不一枚举。

 

  ■ 清嘉录

    《清嘉录》,由清代道光年间苏州文士顾禄的所著。此书以十二月为序,记述苏州及附近地区的节令习俗,大量引证古今地志、诗文、经史,并逐条考订,文笔优美,叙事详实,有保存乡邦文献的作用,是研究明清时代苏州地方史、社会史的重要资料。《清嘉录·插汤柳》载“书上以祈清目,俗号限亮花或以隔年饶油煎食之,云,能明曰酒之眼亮。”《清嘉录·茶贡》载“至于红阑水阁点缀画桥疎柳鬭茶赌酒肴馔倍于常价而人愿之者乐其便也。”《清嘉录·白龙生日》载“十五日为元坛神诞辰谓神司财能致人富故居人多塑像供奉又调神回族不食猪每祀以晒酒牛肉俗称斋元圄。”此载,及酒,亦史证。

 

 ■ 孔乙己

 《孔乙己》是近代文学巨匠鲁迅所著的短篇小说,最早发表在1919年4月《新青年》第六卷第四号,后编入《呐喊》。是鲁迅在“五四”运动前夕继《狂人日记》之后第二篇白话小说。摘录如下:“鲁镇的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热 水,可以随时温酒。做工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花四文铜钱,买一碗酒,——这是二 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每碗要涨到十文,——靠柜外站着,热热的喝了休息;倘肯多花一文, 便可以买一碟盐煮笋,或者茴香豆,做下酒物了,如果出到十几文,那就能买一样荤菜,但 这些顾客,多是短衣帮,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穿长衫的,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 酒要菜,慢慢地坐喝。”“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孔乙己一到 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 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孔乙己喝过半碗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当真认识字么?’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秀才也捞不到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之乎者也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上之多言酒,近证也。

 

 ■ 白鹿原

 长篇小说《白鹿原》是著名作家陈忠实的代表作,有其历时六年创作完成。

该小说以陕西关中地区白鹿原上白鹿村为缩影,通过讲述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表现了从清朝末年到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变化。《白鹿原·第一章》载:“冷先生一进门就看见炕上麻花一样扭曲着的秉德老汉,仍然像狗似的嗷嗷嗷呜呜呜地呻吟。他不动声色,冷着脸摸了左手的脉又捏了捏肚腹,然后用双手掀开秉德老汉的嘴巴,轻轻“嗯”了一声就转过头问嘉轩:“有烧酒没有?”嘉轩的母亲白赵氏连声应着“有有有”,转身就把一整瓶烧酒取来了。冷先生又要来一只青瓷碗,把烧酒咕嘟嘟倒入碗里,用眼睛示意嘉轩将酒点燃。嘉轩满面虚汗,颤抖的双手捏着火石火镰却打不出火花来。鹿三接过手只一下就打燃了火纸,噗地一口气就吹出了火焰,点燃了烧酒。冷先生从裤腰带上解下皮夹再揭开暗扣,露出一排刀子锥子挑钩粗针和一只闪闪发光的三角刮刀。冷先生取出一根麦秆粗的钢针和一块钢板,一齐放到烧酒燃起的蓝色火焰上烧烤,然后吩咐嘉轩压死老汉的双手,吩咐白赵氏压紧双腿,特别叮嘱鹿三挟紧主人的头和脖颈,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能松动。”《白鹿原·第二章》载:“一天晚宴之後,他们领他进了一座烟花楼。当他意诚到这是一个什麽去处时怒不可遏,拂袖而去,对遨他南行讲学的朋友大发雷霆:‘为人师表,传道授业解感。当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吾等责无旁贷,本应著书立论,大声疾呼,以正世风。竟然是白日里游山玩水,饮酒作乐,夜间寻花问柳,梦死醉生……’”

上文及酒,也证。

 

 ■ 杜康造酒

 《杜康造酒》,中国第一部描写杜康造酒的长篇小说,汉夫著。该书创始性地将酒文化研究与民间故事有机结合而创新出奇,创造性地塑造了华夏民族意想中的造酒鼻祖杜康的血肉鲜活形象,应有较好的社会影响。《杜康造酒·引   子》载:“1972年9月29日上午10时许,北京人民大会堂。中日两国发表恢复邦交化的联合声明。晚上在上海,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宴请来华访问的日本首相中田角荣,席间,周恩来向田中首相说:‘你是客人,你来点酒。’田中首相感慨而道:‘天下美酒,惟有杜康!’” 《杜康造酒·酒字的由来》记载:“桑伯心想只是试试,没想到杜康一个很不经意的想法竟成功了。麦儿、秫儿、豆儿也能做醴儿,且味儿还很独特,既像醪醴和甜醴 ,又分明不像,味儿更甘美烈爽一些,特别是那劲儿,很是特别的样儿,这让做了一辈子醴的桑伯不能不激动。”《杜康造酒·可歌的酒典》记述:“杜康呢,他便专心琢磨起该如何刻记“酒典”的事儿,他想首先应将上古至今对酒醴的传接作为一个专事儿记着,这样也便于后人了解酒儿;其次还应把造酒的一些料儿……”

上文引,今之傲,是证,酒之史。

……

 

 酒之史,证材之多,难以枚举。不应忽落的还有屈原《九歇》云:“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秦律》所定“禁川余粮酿酒,沽卖取利”;《汉书.礼乐志》说:“尊桂酒,宾八乡。”;汉刘歆《西京杂记》载:“菊花舒时,并采茎叶,杂黍米酿之,至来年九月九日始熟,就饮焉,故谓之菊花酒。”;汉谯周《古史考》云:“古有醴酪,禹时仪狄作酒”;汉辛延年《羽林郎》诗曰:“昔有霍家奴,姓冯名子都。倚仗将军势,调笑酒家胡。胡姬年十五,春日独当垆。”汉邹阳《酒赋》云:“庶民以为饮,君子以为礼”;《晋书》记载:“轩辕右角南三星日酒旗,酒官之旗也,主宴饮食。”;东晋庚阐的《断酒戒》云“碎玉碗,破兕觥,捐觚瓒,遗举白,废引满”;南朝刘义庆编《世说新语》记载:“桓公(桓温)有主簿善别酒,有酒辄令先尝,好者谓‘青州从事’,恶者谓‘平原督邮’”;唐韦应物《酒肆行》载:“豪家沽酒长安陌,一旦起楼高百尺。”;唐郑遨《富贵曲》载:“太山肉尽,东海酒竭;佳人醉唱,敲玉钗折。”;唐人李肇《国史补》载:“经过细致的观察,人们发现猿猴‘嗜酒’。”;唐郑綮《开天传信记》载:“唐代道士叶法善,居玄真观。有朝客十余人来访,解带淹留,满座思酒”;陆祚蕃《粤西偶记》云:“平乐等府深山中,猿猴极多,善采百花酿酒。”;宋人张表臣在《珊瑚钩诗话》云:“:中古之时,未知曲蘖,杜康肇造,爰作酒醴,可为酒后,秫酒名也。”;宋陆游《醉歌》明志:“方我吸酒时,江山人胸中。肺肝生崔嵬,吐出为长虹”;金元好问《留月轩》道:“三人成邂逅,又复得欢伯。”;元人忽思慧《饮膳正要》说酒:“益气调中,耐饥强志”;元人贸铭在《饮食须知》云:“饮食藉以养生,……多种酒混杂饮用会产生一些新的有害成分,会使人感觉胃不舒服、头痛等。”;明《农政全书》载:“忌带酒人将桑饲蚕”;明人陆容在《菽固杂记》记裁:“‘酒不宜冷饮’颇忽之,谓其未知丹溪之论而云然耳。”。”明龙遵钗在《饮食绅言》说:“喝酒不宜太多大急,否则会损伤肠胃和肺”;明袁宏道《筋政》说:“凡酒以色清味冽为圣。色如金 而醇苦为贤”;清人李调元在《博物要览》云:“琼州多猿.....尝于石岩深处得猿酒,盖猿酒以稻米与百花所造,一百六轧有五六升许,味最辣,然极难得。”;清人顾仲在《养心录》述:“ 酒以陈者为上,愈睐愈妙。”;清曹寅《南辕杂诗》曰:“娄江酒董别酸甜,上第青齐落感二三。”;《直隶汝州全志》载:“杜康村,(伊阳)城北五十里,杜康造酒处。”……

不胜枚举,上述载文之,均可史证也。

酒典·酒之史(二)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探讨与争鸣:13303797575


[编辑:海荣]

评论区

|

全部0条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用户个人数字作品上传发布传播合作协议
还可输入200字
验证码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5-2018 农夫国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