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百科

哦,小青找到了!本词条为多义词,与多类属交叉,分属或被包含于:农夫百科农夫文稿农夫物库

添加义项

本词条是多义词收起

———本词条由农夫云物库编制中心规范发布

哦,小青找到了!

永远的风花雪月,永远的附庸风雅

 

 

哦,小青找到了!

       

 汉夫 著

1501674568.jpg


小青又失业了。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谈了多年的男友一下子也吹了,那爱不是昨天就在眼前,你死我活,刻骨铭心,突然一下子就没了,情仇陌路。真是让人不可思议,就因一个时儿偶发的咽炎,说吹就吹了。

奶奶的,理由找得也太绝了,冠冕堂皇,科学验证,不愧是临床医学硕士高材生,长期治不好会成基因问题而影响下一代。你娘的要是学生物工程遗传专业,我上八辈子都有基因缺陷,先祖爷爷和先祖奶奶就不该媾和有我们一代代繁衍那才叫优良没缺陷。当初拉我手时、亲吻我时,还有……

你TM的咋不说我的咽炎会遗传。

1501674878.jpg


告诉你我有咽炎时常会犯,你TM的咋说,你嘴巴灌蜜似的能把人甜死,咽炎算啥病,我学医的还能不知道,十人九咽,谁没咽炎啊,学习、毕业、工作、再加上目前北京的环境干燥、雾霾,你们女孩子又成天要美啊,减肥啊,吃饭我们这边人又重口味,没辣的不吃,又没机会锻炼,免疫力自然低,这么众多原因结合在一起没有咽炎才怪,注意调养免疫力一好就百好了。说得让人找理由反驳都难,并且都还是站在关心你的立场柔言细语讲的。当然,每当你TM的讲这话时,高材生的情智商也都是发挥至最佳状态,淋漓尽致地展现你TM的“功夫”全能和嘴手并有,并且你TM的手的动作更是娴熟与老辣,所触之处让人彻底崩溃,完完全全甘心成为一个被你俘虏并还为此感到暗暗幸福的傻女人。整整五年,你玩腻了,一个咽炎就把人踹了,小子,你厉害。

 1501674617.jpg

工作也是这样。也TM的拿咽炎说事。张某人也是这样讲,小青啊,我看你那咽炎最近犯得挺厉害的,治治吧,休息一阵子。我刚要说谢谢张某人,可话还没有说出口他的话接下来能把人噎死,再找个工作吧,还是身体最重要,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是一切的一切吗。就这样把我给开了,其实他的那点小心思我再明白不过,不就是几次不怀好意的举动被我制止了吧。一次,像是办公室就我们两人,夏天大家都穿的少,他也像是跟我要安排工作的样子忽的一下子离我很近,待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像是有意无意间他那手一下子放在我裸露在外面的大腿部试图往里摸,眼睛与嘴里还一副假惺惺的掩藏不了的下流相及正人君子版的假欣赏而低语着,你们年轻人真好,你看这皮肤真白真嫩……我一激楞立马站了起来,眼里嘴里既鄙视又略有淡淡地说,一般般吧,我见过你家千金燕子的腿那才真的叫美,叫嫩,特别那大腿让人……与她比我差远了,你没见过燕子的。哦哦,他讶异着一时的尴尬与无奈也只有他知道了,似老实了一阵子。俗话说贼心不死,色比贼更甚。还有一次,也是办公室就我们两人的时候,他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我高隆隆的胸部,口水像似都要流出来了。只盯得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他的声音低低地传来了,青,你那儿真好看……我脑子一动,立即仰起头两眼略有淡然与鄙夷地斜视他一眼,淡淡地说,不好看,我见过你家阿姨虽这般那般年龄了但那两个“山头”才真的叫美,你不妨再去吃两口,感受感受“乳峰挺秀”和母爱伟大,说不准以后会更孝顺老人家,也知道该如何尊重女人。说吧咯咯咯咯大笑而去,硬硬地把他甩在了那里……

再有一次,不说了……读者们都能想象得出场景与状态,便宜当然是他占不了的。其实,张某人这种人并不鲜见,估计那儿都有,坏也坏不到哪去,因为他们这类人没有真坏的能力,也没那个胆,可心就是不咋好。好吗,也好不到啥地方。多是小人与下三滥之流,非君子人物,不可近也。

看在我身上占不到便宜就来了这么个下三滥的下下招,跟这种人在一起姑奶奶也早够了,走,也罢。恨的是他也拿这个咽炎说事。

1501672164.jpg

 

咽炎,也应是一个事儿。说不准是哪一年患上的,但很是有些年头了,当是典型的慢性咽炎了,特别是一遇到急火攻心,阴虚上扰,或秋冬及冬春之季就易发作,嗓子干燥灼热、痛、痒、咳嗽,有痰咳不出,并伴有微热、畏寒、高热、头痛、全身不适、食欲不振,背及四肢酸痛等,那个难受痛苦不爽让人说不出……成天都治,从记事起爸爸妈妈就上心地给治,后来自己也不停地治,直治到现在可总也没彻底治好,好一阵歹一阵。

这不,不知是几个事赶在一起祸不单行引起虚火咽炎又犯了,还是因咽炎犯了牵连出其他事情,总之心情是糟透了。又是老乡又是老同学又加闺蜜的雅琴知道了比我还犯急,见我这法子那药的折腾了一阵子效果不大,就给我介绍了小青。这个小青又是何方神圣,也是好笑,小青,与我同名,刚走了个医学硕士又来个小青,难道都是学医的,能治好我的咽炎。这次别再犯贱了,淡定点吧,也学学聪明,别再折腾一阵子什么都没有,好好的鲜花都施舍救济般给了那些野蜂乱蝶贪色鬼直至花瓣枯萎也没遇到真心养花的人,那才叫愚蠢与凄惨。这世上男人是最让女人不省心的,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的重要关切是彻底一致的完全相同。记住,仅仅治病,不再谈其它,一切的感情都见鬼去吧,爱与感情从此也可能不再与我这个慢性咽炎患者有任何邂逅的缘分。

 

当雅琴说,给你介绍个小青,你们俩对眼,都叫小青。小青说不准还真的能把你的咽炎治好。我一听,总有点感到不是那个事,嘴里不由自主地嘟囔着:“什么呀什么呀!”雅琴更是那个,满脸的暧昧:“别不好意思,见到你准喜欢,模样可好了,小巧玲珑的很讨人喜欢。”

这个雅琴也真是,你看那腔调不阴不阳的,让人心里莫名其妙地不舒服。你喜欢那样的人不代表别人也喜欢。我才不喜欢小巧玲珑的男人,奶油式的小鲜肉早不是这个时代的“俏货”也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的。我就特讨厌那种男的,或者说一辈子都长不大都叫男孩而成不了男人的男的,缺少男人的必要担当和责任,遇见屁大一丁点事就躲到女人裙摆下寻庇护,或拿女人来顶事。

什么什么呀,脑子一时间乱七八糟的,都是叫这个雅琴搞的。小青无意间似乎轻抖了下头,把飘在额头的一缕乱发甩向脑后,思绪像似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她在心里跟自己说,下午还要去见那个boss,千万不要关键时候掉链子,拜托了伴我成长一直不离不弃的咽炎,下午你能否也打个盹或放个长假不再发作,让我把这个面试赶完。

收拾一下心情,面试走起。

 


这是一家网络公司,叫什么“农夫国大数据”。近年来网络公司很火,估计与阿里巴巴的火或许有这样那样的概念联想吧。也不想想这世界就一个马云,没第二个,没有马云的网络公司骏马、奔马和宝马的激情、智慧、狂热与理性及品牌效应是大打折扣的。鸭子类的就更不要说了,恐多蛮牛一般,顶多是耕牛,不是蛮干就是实干或许似有机会,其它谈都不需去谈,宝都被马云早淘空了,连猫都跑天上去了你也不想想,你也只剩支付的机会了,估计余额都有人算计你。看猎头发的通知新公司的boss姓牛,但愿不是一头蛮牛。大数据一词也很时尚,大数据,农夫国大数据更是有趣,什么大数据?小麦、高粱、萝卜、白菜也数据化,这次非看个究竟不可。这家boss也不知咋想的,我的简历每一项与网络无关,全是房地产销售,一句话就是在北京卖房子,当然是销售业绩不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谁叫它这阵子北京房子不好卖呢,京漂,现实是第一位,走一步说一步先骑着驴再找驴吧。别胡思乱想了,淡定下自己,见boss吧,千拜托万拜托我跟随我十多年的最爱咽炎同志这关键时刻一定要帮我,不要再犯,哪么给我十分钟时间让让我把该说的话说完也好,千万不要让我嗓子干痒的说不出话来,卡壳在哪。

农夫国大数据公司坐落在国贸圈一家写字楼的17楼,规模不是老大,也就一层楼样子。当前台小姐把我领进boss的办公室时我还是一惊,外看不大的房子走进却别有洞天,装修是新中式,虽略显简约某些方面却也很是讲究,品味很足。Boss很是年青,也就我这个年龄段,像是面熟。真是卖楼久了见人多了看谁都面熟,这也成了我们这一行的通病。

Boss年青、帅气,也很干练,是那种很年青帅气又很是成熟的商人气质。他两眼很是友好地看着我,仿佛还另有说不出的善意。我在他板台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刚要说话,不巧咽炎在最不该来的时候还是来了,嗓子一阵子干痒说不出任何话来,那个要多尴尬就多尴尬的局面终于摊在了我与Boss的面前。

1501672187.jpg

 

Boss好像并不惊奇,也还算好,关键时间及时雨。就在此时秘书将一杯水准确地说是茶(她是从茶褐色的颜色和热气辨别的)端到小青面前。Boss好似很理解她的样子示意先喝口茶润润嗓子,她心里一阵感动,忙接过杯子顾不得很多端到嘴边就是几口,也真神了,嗓子立时很是润滑柔爽,并随着说不出来的缕缕浓香芬芳飘进肺腑和心田,整个喉咙一阵润润的感觉,干痒无影无踪,且不时地幽香回甘,令人很是清爽心怡。小青一惊,话语脱口而出:“好茶!”

说实话,小青喝过的好茶不少,但这种茶真还是第一次喝。她这才仔细端详起来手中的茶杯,茶汤确与一般的茶有所不同,汤汁浓红透亮,极透极润像流动的琥珀、玛瑙,又似羊脂玉润一般,那质感之美真是难以形容,就一个词晶莹剔透一般,且是流动着有着水的柔柔的那种晶莹剔透;茶汤的香更与一般茶不同,幽幽的雅香里有分明参和着浓浓的芬芳果香,极像一种好闻的水果在散发着浓浓的香气,是苹果,香蕉,香梨,芒果,橘子,都不像是又都有些;那喝进口里的感觉更是别样,香香的,柔柔的,滑滑的,爽爽的,润润的,顺顺的,是茶又分明与茶不同;还有那茶到了肚子里的惬意感觉又仿佛有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美,这些都令小青一时疑惑起来。她不由得又是脱口而出既是感叹也是问询:“这是啥茶?真好!”

Boss见小青问他,满脸显出像是久等的欣慰一笑,向她说道:“小青。”

小青一惊。这次她是真的一惊,他认识我,还知道我的名字,怪不得刚进门看见Boss就觉得有些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是在哪儿见过的,买房的人多了去了谁知道是在哪个盘可能咨询过她呢。不再想它了,不过这茶挺好的,就是今天面试黄了遇到这种茶也可能是我刘小青这辈子的福气,说不准我的咽炎还真有救了。想到此,小青一脸的高兴,似忙又似略显文雅地呷了两口茶于口中,随着一阵很是惬意和美感的心情她甜甜地看着Boss问道:“牛董您好!不好意思!我想在面试之前先问您一个问题可以吗?”

Boss脸上有一种静静的热情,淡然一笑:“当然可以,你说!”

小青很是高兴地看着年青帅气的Boss问道:“这茶很好!您能告诉我这是什么茶吗,再者那儿有买的,我想买些!”

说完,她把手中的茶杯向Boss略举了下。Boss很是明白她的意思,并没急着回答她的问话,径直走到板台一侧的茶台边将刚才秘书沏好的茶水壶提起,走到小青跟前轻巧地给她茶杯里又续了些茶,将茶水壶重放回茶台,轻语而道:“小青!”

小青一愣!略想不对,他真的认识自己?刚才的乱想是错的,自己应聘资料上填写的是刘果,小青是她的小名。他怎么能知道,莫非他还真的认识自己。他虽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话,但他直叫她的小名还是让她一时既好奇又有些莫名其妙地的惊奇和乱想起来。

“牛董,您认识我”。

Boss神秘一笑:“当然,刘小青,新野大房子村的,在大房子小疙瘩沟读的小学。”

这次她是彻底地懵了。这个人,准确地说是农夫国大数据公司的牛董还真的认识自己。新野大房子村、大房子小疙瘩沟,那是老家,六年小学就是在那里读的,她怎能忘了。虽二十多年时间过去了,但童年的记忆好多还能回忆起来,还历历在目。至于面前的牛董她只是感觉面熟,还真记不起是那一个,那他又是怎样知道自己的,连老家都说的清楚无误。她越发疑惑起来。

1501674708.jpg


帅气的Boss看她真是记不起来的样子,自己似乎等的也有些急不再耐就索性地说道:“我是牛夲。”

小青仍是有些难以记忆。她摇摇头。

Boss真的憋不住了:“就是你们都喊“笨猪笨牛的那个笨牛”。

咯咯咯咯,她一阵忍不住的笑。

小青终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次令她真的是想起来了,好像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班上是有一个他,名字怪怪的叫什么牛夲,大家都对他那个夲字感到怪,老师也认不好那个字经常写错和念错。一次老师又写错他那个夲字就略有些打趣地道,牛夲要不你这个夲字改一改,不如叫本或奔。那时的他很犟,忙向老师反驳道:牛夲是爷爷给我起的名字,爷说夲就是本,本就是夲,不是奔,也不是笨。他的话把大家都惹笑了,最终在是一片笑声中不了了之。同学们从此却给他取了绰号,牛笨,后来又逐渐演化成“笨牛”或什么“笨猪笨牛”。都是同学常挂在嘴边的。想到此,小青猛一醒,略有些不好意思地:“不好意思!刚才是被您的话一提醒忽然想起来有些忍不住,就……”

Boss倒很豁达,仍是满脸笑意:没啥,老乡,还是小学同学,这有啥!

小青本就是个直性子,见Boss如此说也就立马释怀。突然她的脸上一阵羞红,头慢慢低了下来。二十年前的一件事浮上她的心头,虽都早已过去二十年了,女性应有的敏感和羞涩在她心底又似涟漪微荡。好像是在四五年级的时候,他突然退学了,传是要跟父母出国去新西兰或加拿大什么的。她跟他不是很要好也不大在一起玩,就是大家扎堆玩时取笑他喊喊笨牛”或“笨猪笨牛”什么的,没有跟其他同学和小伙伴间的那种亲密感。但有一件事令当时的她懵懵的,虽年龄还小又似有一种影影绰绰似非懂的感觉,很是快乐了一阵子。当她把这事说给妈妈听时妈妈只有让她看不懂的一笑,什么都没说,让她纳闷不解。那件事就是在他要跟父母出国的前几天的一个傍晚,他找到她给他一个很是精致的小盒子并告诉她,这种糖可好吃了,凉凉的甜甜的还可治她的喉咙痛。他把糖给她后什么都没说似有些羞涩地在夜幕掩饰下很快就跑走了。从此也再没有他的音讯,偶遇同学或老乡聚会时有人提到她也没有过多的注意或分心,二十年了,朦胧的记忆中那件小事也几乎淡忘,孩童时的影子更与面前的年青Boss牛懂也似沧桑之变,天差地壤之别。小青从记忆中收回神来,微微低着的头渐渐仰起,两眼自然而又不自然地看着对面的老乡和小学同学Boss牛夲。

Boss:“这些年,还好吧!”

小青:“嗯,还行。您不是去国外了吗?”

Boss:“是的,在新西兰待了二十年。去年回来的!”

小青:“哦。还走吗?”

Boss:“不走了,永远不走了。”

小青:“哦……”

Boss:“你还是老样子,没变。”

小青:“您极幽默,我还是老样子没变。我们上小学那时都还是小孩,现在都多大的人了还没变!”

Boss:“我似感觉你没有变。”

小青:“谢谢,但愿我们都没有变,都能回到小孩时代的年龄。不过牛董您似乎是变了,记得上小学那时候您性子倒不像现在这样子的。”

Boss:“嗯,可能有一些吧。别再叫我牛董,也别老是您,您的……老乡,又是小学同学,直呼牛夲好了!”

小青:“这……”

……

 

无语,没有尴尬的短时无语,默默,没有凝固的默默静好。她心中又似泛起他出国前给她西瓜糖时的另样心情,懵懵的似懂非懂感觉,能体验到的也是不假的舒心和丝丝惬意。他呢,淡然的笑意中不知是深藏不露的生活谙熟还是本就如是的性格使然。此刻无霾,空气正向着令人喜悦的氛围发展。

似有些许时间,她打破沉默,话题从一个并非有意无意的问题关切开始:“一时忘了,刚才问您,我喝的茶那么好喝,是啥茶啊!”

Boss仍是脸带笑意且不无幽默而又极显诚恳地道:“你先把您改成你我再告诉你,好吗!”

小青看牛董还真有些老乡和同学情谊,不像是假惺惺地,就忙两眼盈春地改口道:“好,你说!”

Boss:“小青。”

小青:“嗯。我在问你刚才我喝的茶那么好喝,是什么茶?”

Boss仍是满脸笑意:“小青!”

小青一时间真是哭笑不得没了脾气。她略微地有些嗔地继续问道:|“我说老同学,我的意思是说,刚才我喝的茶那么好喝,是什么茶?”

Boss依旧面色和润地:“小青啊!”

小青真有些急了,这老学不应是这人啊,看他那满脸的真诚与阳光怎么老是打哈哈呢,肚子里在想啥,不像是那种坏坏歪歪邪邪的样子。就似乎略带语气地再问道:“牛董老乡大哥,我在问你刚才我喝的茶那么好喝,是什么茶?”

经小青这一问,Boss牛夲似恍然大悟,他面带歉意地:“怪我怪我,是我的错。我一直简称它叫习惯了,忘了它与你都叫小青。这茶名叫牡丹小青柑,我嫌它绕嘴就简称叫小青,是我的一个前辈老师在传统小青柑加工原料和工艺方面做的创新,搞的个新产品,对某些亚健康疾病有很好的防治效果,味道还极好。前几天聚会正巧碰上郭雅琴,我向她打听你听她说你的咽炎还是老犯,就让我老师给快递了些准备让你喝喝试试,没想到招聘我看简历……真是缘分!”

小青:“哦,是这样……”

小青一时似有些语塞,两眼羞涩地瞄了他一下,没想到四目相视,一阵风景。北京的霾刹时超然净化,眼前一片蓝天白云,空气格外清新,年青人的心情自然惬意别样。

似有片刻,牛夲说道:“老师还编了个小册子叫《牡丹小青柑她世纪》,挺讨人读的,有空你看看。”他说完从案台上将一个袖珍本小册子递给她。

她接过来,脸上糅合着羞涩和喜悦:“谢谢!”

……

1501672449.jpg 

正说话间,门轻敲而开。秘书将一个时尚而年青貌美的女人引到室内,女人像是似熟客,进门就喜悦而言:“好啊!我还没来及约你们见就私会上了,真是缘分啊!”

雅琴!

雅琴!

几乎是同时,小青与Boss均异口同声地叫了出来。当然,小青的语声似有些惊奇,转而她就既欣喜又平静地慢慢笑起来。故事仍在继续,京都一家别致的酒店里三人又将如何道白,敬请期待《好啊,就等你来泡!》。

 

汉夫 著·网络小说牡丹小青柑·她世纪》

 

 

QQ:2531796642

温馨提示:对牡丹小青柑感兴趣者可加本微信,以茶会友,品茗说香,洛阳论剑,激扬文字,商海泛舟,茶道人生,不失为一趣。

 


参考文献

文章来源:农夫贡献·文稿库

原始创建:佚名

词条概况

版本编辑:8次

最近更新:2018-01-29

历史浏览:1433次

最新编辑:佚名

原始创建:佚名

词条标签:小青柑,小青,牡丹花,汉夫

阅读是一种智慧,分享无比快乐!

感谢阅读与分享本词条,每一词条都是您赢得财富和建造知识大厦的一块砖,一块块砖的堆砌必将成就卓凡不俗的您。欢迎收藏并拥有本文,请注册农夫大学网成为VIP会员,免费分享与下载,另有更多惊喜等着您。

做农夫大学网版主,参与相关活动,尊享农夫国积分计划福利,分享更多快乐与幸福,还有众多幸运实惠不恰从天而降被砸中机会,快来参加哦!

各类实用文档、海量文稿、上万册电子书,在线阅读与下载

成为农夫大学网VIP会员免费阅读与下载

云物库 - 哦,小青找到了!

所需农夫币:1.00元RMB/NFB

阅读是一种智慧,分享无比快乐!

各类实用文档、海量文稿、上万册电子书,在线阅读与下载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5-2018 农夫国 All Rights Reserved.